开办一场西游记核心音乐会是她多年来的冀望,许镜清爽朗地笑道

 www.2015.com文学天地     |      2019-11-23

纪晨摄

“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日出送走晚霞……”每当1986版《西游记》片尾曲响起,都能勾起很多人的回忆。说起《西游记》的音乐,相信不少人的脑海中会立即浮现出《敢问路在何方》、《天竺少女》等熟悉的旋律,而这些传世佳作,正是出自年已74岁的作曲家许镜清之手。多年来,许老心中怀揣一个梦想:在有生之年办一场作品音乐会。四年前他通过微博求助,两天前,音乐会迎来曙光,许镜清在网上发出众筹,希望在猴年将愿望实现。

“30年来,我一直想开一场西游记音乐会;4年前,我第一次发了微博求助,很多西游迷说他们也有这么个愿望,也有很多人真的帮到了我们。直到今天,我才敢向大家正式宣布,我终于找到了场地和制作团队,可以尝试年底就把这件事做起来了!”8月30日上午,著名作曲家、86版电视剧《西游记》的曲作者许镜清在微博上发出了这样一段话,随即还附上了一段视频。正如他所说,举办一场西游记主题音乐会是他多年来的梦想,然而经费问题始终是无法逾越的一道坎。为此他通过摩点网发起了众筹,希望向网友众筹经费来办这场音乐会。

结缘

许镜清的微博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众多网友的评论,不少人表达支持的心声“我们欠您一张音乐会门票”,也有网友表示不解“老一辈艺术家居然要靠众筹这种方式办一场音乐会?”昨天,记者敲开了许镜清老师的家门,请他对此次众筹音乐会的事情细细道来。

戏棚偷看戏打下作曲基础

当年用电声写《西游记》挨批评

昨日,北京晨报记者来到许镜清家中,一间10多平方米的小客厅里摆着一对竹椅,旁边是一间卧室,写字台上堆满纸笔和乐谱,布置简单。许镜清身着浅蓝色衬衫,一副眼镜,年过七旬的他精神矍铄,爽朗健谈,举手投足像个年轻人。

“能把自己作品集中起来,在舞台上展示,这是每一个作曲家的梦想。”今年已74岁的许镜清对记者说道。

“你是不是以为我住大别墅呢?”许镜清爽朗地笑道,“我是一直苦过来的,小时候家更穷,仅仅能吃上饭”。出生于山东的许镜清一岁时就跟着父母闯关东到了黑龙江,五六岁的他提着破筐沿街捡煤球,供家里取暖。“那时我常站在电线杆下听农村广播喇叭里放二人转。没钱买戏票,就从戏棚子缝隙中偷偷看戏。”年仅7岁的许镜清从中受到启蒙,渐渐爱上音乐。许镜清说,正是这些经历,为他日后作曲打下了基础。中学时,他掌握了二胡、笛子、钢琴等乐器。之后,许镜清在300多名考生中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哈尔滨艺术学院作曲系。1965年,他以优秀的成绩被分配到北京农业电影制片厂,正式开始音乐创作之路。

作为一名作曲家,多年来许镜清创作了大量的歌曲,给观众留下印象最深的还是86版电视剧《西游记》的音乐,在这部被众多观众奉为经典、每到寒暑假都会在电视上重播的电视剧中,13首插曲、100多段音乐都出自许镜清之手,其中包括无人不晓的《敢问路在何方》以及深受观众喜爱的《云宫迅音》、《女儿情》、《天竺少女》、《猪八戒背媳妇》等。

首创

谈起创作《西游记》音乐,许镜清显得十分兴奋,他对记者透露了当时创作音乐的两个细节:因为每一段音乐都得匹配相应的画面,对时长有严格规定,因此所有音乐都是他掐着秒表写成的。“比如开头那段,2分40秒,不能长也不能短,我就掐着秒写,后来一秒都不差。”此外,当时的《西游记》音乐创作首次引入了电声乐器,采取了此前电视剧配乐从未用过的电吉他、电子鼓等,这在当时还引起了不小的争议。许镜清说,当时有人认为电声乐器是资产阶级歌厅里的,上面甚至因此提出要撤换他,还是导演杨洁顶住了压力。“其实《西游记》本身就是神话,不是历史也不是武侠,我觉得就应该这样来写。”

电声音乐首进中国电视剧

随着《西游记》的热播,许镜清写的歌也随之走红,唱遍大街小巷。人们对这些音乐朗朗上口,却并不太熟悉其曲作者。许镜清对记者讲了一件哭笑不得的遭遇,一次他开车违章被交警拦下,交警问他是做什么的,他就自我介绍是《西游记》的作曲。交警一听就笑了,说你别吹牛了,我都知道那是阎肃写的。许镜清只好从车里拿出一本出版的谱子,上面印着他作曲的名字,交警方才信服。

1983年一个偶然机会,许镜清接到《西游记》剧组打来电话,让他为第一集《猴王初问世》的场景《欢乐花果山》配乐,“正是因为这段一分多钟的作品把我成就了,后来《西游记》的作曲一直就是我”。

光靠版权费开不起一场音乐会

“我这个人做事不喜欢有框框。”许镜清说,事后他从导演口中得知,在他之前已经试用过7个作曲人,个个名声显赫,而他却无人知晓。“他们有的用交响乐团,有的用民乐团,但导演杨洁全都否了。我在写这一段时,使用了电声,比如电吉他、电子鼓、电贝司、和声器、木琴等。”在此之前,中国的电视剧里没人用过电声音乐,许镜清是第一个,而他的大胆尝试让导演杨洁确认许镜清就是她要找的作曲人。之后,他陆续完成了《敢问路在何方》、《女儿情》等21首西游作曲。

当许镜清开始为西游记音乐会的想法进行筹备时,他才发现钱的问题,怎么都绕不过去。

为音乐会梦想四处“化缘”

办一场音乐会需要多少钱?许镜清此前不知道,后来他听到有的作曲同行办了音乐会。就去问,对方回答,在保利剧院,花了360万元。这还是四五年前的价格。问哪来的这么多钱,人家说是朋友帮忙的,令许镜清感叹:“我怎么没有这么好的朋友。”

奔波

后来许镜清在一场饭局上提到了办音乐会的事情,或许是酒过三巡,在座者都容易兴奋。一位老板当场拍着胸脯许诺,说这事交给我,几百万都不是事儿。许镜清信以为真,自己掏了二十万元把西游记音乐全部重新录制了一遍,然后请这位老板来录音棚听。老板听得昏昏沉沉,扔下一句“我看这个方案不行”就离开了,从此没有了下文。“后来我跟人谈音乐会不下上百次,有的聊完没了反馈,有的还是我掏的茶位钱,但最后没有一次谈成的。”许镜清表示,对于办音乐会,虽然口头上表示支持的人很多,但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出力不挣钱的事情,没人愿意真干。

许镜清点起一根烟说道,随着《西游记》歌曲传遍大街小巷,有粉丝向他建议办一场音乐会。“我早就萌生了这个想法,但一直不敢去做,心里总是有顾虑。”直到2009年,许镜清才真正开始考虑音乐会的事。

随着时间的推移,许镜清对这场音乐会也有更高的标准。“ 我想我的音乐会不办则已,办就要办得精彩。有网友说,你就把原唱在舞台上展示一下,让我们有个童年回忆就行了。我觉得不行,那太简单了,我觉得这么办对不起观众,不能在这个年代了还办成80年代那样。”许镜清说。

2012年4月7日,在朋友建议下,许镜清发出一条微博。“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我想开一场个人作品音乐会,不知怎么办……”该微博发布后,很快就被转发了5000多次。“多数是来自粉丝的声援,我很感谢,不过能帮上忙的人寥寥无几。”

许镜清的收入基本是稿费,但他从音著协那里拿到的酬劳根本无法独立举办一场音乐会。他告诉记者,此前他这些作品被大量盗用,直到韩寒电影《后会无期》中使用了《女儿情》,才付了十万酬劳,分到词曲作者手上,只有三万多。近几年随着版权意识的提高,他每年能从音著协拿到十万元的版权费。“但我觉得我的歌价值不止这些。我的歌是很有名的,就像一个大画家的画和一个不知名画家的画,价格是差很多的。有谁能写一首歌让十几亿人听过?”令他气愤的是,虽然韩寒付了版权费,但在片中翻唱《女儿情》的万晓利,却未经授权就将这首歌带到了自己的个人商演中。“我给他打电话,说跟我签个协议,我当然不会漫天要价。结果他给我电话说:‘有这个必要性吗?’”许镜清说,虽然后来他通过诉讼从一些侵权者那里要回来部分版权费,但经受的过程很漫长,很难受。

一次许镜清和朋友吃饭,同桌的老板拍着胸脯对他说,音乐会的事交给他了,钱不是问题。这可把许镜清激动坏了,一个劲儿地向对方道谢。“他要我重做一份样带。”于是许镜清花了近20万元家底重录了歌曲。“完成后,我把他请到录音棚,那天他喝醉了,没听一会就睡着了。”后来许镜清问老板感觉怎么样,对方起身后甩下一句:再考虑考虑。从此再无音讯。

众筹只是开始12月2日人民大会堂见

另一次,一家四川的演艺公司找到他,声称能为他在当地举办“十元演唱会”,“就是请几个民间乐手,找些几十元一场的业余歌手把我的歌唱一遍”。这让许老哭笑不得。还曾有一家北京公司找到他,答应办《西游记》音乐会全国巡演,许镜清为此忙活了好一阵,可临到签约,对方却要买断,不需要他参与。“他们只想靠我的作品赚钱,而不顾艺术的表达,这事我绝不答应。”

一次谈及西游记音乐会的事情,有朋友建议他采取网上众筹的形式。开始许镜清对众筹不是太懂,他觉得这种方法挺丢人,好像向别人乞讨一样。再仔细打听规则,如果众筹不到目标,还得全数退给人家。许镜清觉得难以接受。

委屈

后来他在微博上发出筹办西游记音乐会的呼吁,很快引起众多网友的反响,看到有很多人支持众筹这个模式,许镜清终于下定决心这么做了。年初,众筹平台摩点网来找他洽谈,后来也结识了音乐会的导演,许镜清经过反复比较后答应了。

网站付版权费最少2.7元

“发完那条众筹微博,我一夜都失眠了,现在我都不敢去看。”许镜清说道。记者于是当他的面打开众筹平台,此时距离他发布已经过去30个小时,数据显示已筹款136万余元,大大超过了平台预设100万的目标。而那条微博也收获了四万多次转发,九千多条评论。

“很多人会问我,这些年我的版权费应该挣了不少,还缺钱?”许镜清无奈地说,他拿到最高的一次就是韩寒《后会无期》当时用的《女儿情》,“我和作词杨洁每人分了3万多元。”而在这之前他收到来自40多家网站的版权费从未超过万元,其中一家网站甚至只给了2.7元。

但这显然没有达到许镜清的要求,他说:“100万只能办一个最低档的音乐会,拿着伴奏带、拿着话筒唱歌,还不能找特别大的歌星。花钱的地方太多了。”于是他立即打电话给助手,希望能够在众筹平台上体现,100万不是办一场音乐会的最终目标,而仅仅是一个底线。“如果有300万,就能做很好的灯光布景,希望能筹到更多的钱,办一场品质高的音乐会……”许镜清说。

“那时一个做音乐的朋友告诉我,网站的彩铃特别赚钱,《两只蝴蝶》就发了,赚了1000多万元,他还特意强调了‘发’字。”许镜清知道当时很多人下载他的《猪八戒背媳妇》,于是他想,自己能赚一只蝴蝶腿也行呀,可没想到当他用颤抖的双手打开音著协寄来的信时,竟看到其中一家网站只付了2.7元的版权费。“我纳闷了,这2.7元正是我抽一盒烟的钱,这个网站怎么知道我抽这个价的烟?”许镜清打趣地说,“我看媒体报道,我的《敢问路在何方》版权收益至少是1000万元,但现实为什么就少得可怜?有位日本朋友曾跟我说,要是在日本,我一定是亿万富翁。我回答他说,我是一万富翁。”

如果一切顺利,这场音乐会将会在今年12月2日于人民大会堂举办,对于这场音乐会,许镜清已经有了许多设想:“我希望音乐会,一方面是原汁原味,符合怀旧情绪,但乐队编排会重新设计,既然是西游记,舞台上也要有西游记的感觉。”不过许镜清也认为,有两位原唱是一定要保留的,一是在《西游记》中扮演玉兔精并演唱《天竺少女》的李玲玉,他认为李玲玉外表很好看,至今也没有多大变化。另一位则是演唱《敢问路在何方》的蒋大为,因为他的声音给观众印象太深了,换了谁都不是那个味。

难处

音乐会定于12月但缺钱

说到这里,许镜清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你挑着担,我牵着马……”铃声正是《敢问路在何方》,他哈哈一笑,“最近为众筹的事忙得睡不着,虽然累但心里高兴”。四年多过去了,虽然许镜清的《西游记》音乐会一波三折,但他的梦想越来越强烈,“在电视里或是大街上听,和在剧场、音乐厅里欣赏自己的作品,感觉完全不一样”。

在今年2月,他终于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今年是《西游记》播出30周年,又是猴年,我感觉开办音乐会的心愿也能在今年实现”。许镜清向北京晨报记者透露,演唱会将于12月在人民大会堂举办已基本敲定,他最近正在为适合交响乐演奏的西游歌曲进行重新编曲,音乐会上除了会有片中原唱蒋大为和李玲玉外,“师徒四人”的扮演者也会到场。“应该会给他们安排歌曲,特别是马德华,我希望能呈现一段‘猪八戒背媳妇’的歌舞剧形式。”为了迎合年轻人喜好,许镜清还打算邀请一些当红歌手演出他的曲目。“希望他们别要价太高。”

眼下演唱会运作步上正轨,只剩一件事儿让他犯了愁——钱。“一位国家级剧团的导演告诉我,想要完美地展示一场音乐会,至少需要投入500万元。我知道这事对于我来说是难上加难,但想要完美呈现,必须知难前行,继续想方设法推动这件事。”

通过朋友建议,许镜清和助手商量后决定发起众筹。“30年来,我一直想开一场《西游记》音乐会……”8月30日,许镜清再次发出微博,这条微博在一天内转发3万多次,截至记者发稿时已筹到140多万元,“这给了我不少信心,但最后能不能筹够演唱会的钱,我心里还是没底。除了众筹,还需要一些大品牌商家赞助,我可以为企业写歌。总之,只要能协助我开这场音乐会,补偿可以商量”。

北京晨报现场新闻

记者 郭丹

线索:马先生

许镜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