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近广大原来的作品作者亲自整编所著文章,高姿首的偶像歌手成了超级IP剧的造作标配

 www.2015.com文学天地     |      2019-11-23

暑期已近尾声,回顾四大卫视的三部虚构巨制《幻城》、《青云志》、《老九门》,出身背景很一致——都改编自超级IP,主打高颜值,走偶像爱情老路;市场反响也很一致——观众口碑低,收视却居高不下。可谓今夏暑期档热播剧之怪现象。

最近热播的《老九门》改编自南派三叔的同名小说。因之前电视剧《盗墓笔记》口碑不好,这次南派三叔亲自操刀,改编剧情,结果还是槽点满满。原著粉们纷纷吐槽,小说中的家国大义、儿女情长,都被电视剧里的各种耍帅盖住了。不少观众也表示电视剧情节拖沓、节奏感弱,特效和场景看不出高投资后的效果。对于这些,南派三叔、白一骢认为他们在编剧上已经做得比较好了,观众需要慢慢适应。而美国作家乔治RR马丁《冰与火之歌》火遍全球,2011年改编为电视剧《权力的游戏》,也备受欢迎。
同是人气小说,改编效果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与同样是小说而来的《权利的游戏》一比便知,电视剧《老九门》的剧情确实不够吸引人,改编不成功。小说《老九门》是中国网络文学家南派三叔的作品,有着数亿粉丝基础,还有《盗墓笔记》前传的光环,可以说在中国人气极高。电视剧口碑不好,是观众适应问题,还是小说改编失败?

超级IP 超级号召力

原作者改编,专业性打折。

所谓IP可理解为能改编成影视、游戏等多种形式的文艺作品,《幻城》、《青云志》、《老九门》无疑是IP界的航母。随着郭敬明本人在影视圈的蹿红,十几年前略显稚嫩甚至有抄袭嫌疑的成名处女作《幻城》也卷土重来,被搬上荧屏。萧鼎的《诛仙》则是曾经引领了网络奇幻文学浪潮的巨作,改编于此的《青云志》也历经十年,却仍牵动着大量原著粉的痴心。继网剧《盗墓笔记》和电影《寻龙诀》之后,脱胎于《盗墓笔记》的番外短篇集《老九门》实为南派三叔对自家招牌资源的再度商业开发。这三个超级IP拥有庞大忠诚的读者群,轻松炒话题、强烈吸睛,迎合青少年热衷幻想、不安于室的躁动情绪和充满想象力的趣味,同时又承载了中青年观众已逝的青春回忆,因此顺理成章地占据了暑期档核心市场。

近些年很多原著作者亲自改编所著作品,似乎有了原作者操刀就能有与小说同样精彩的影视剧。从流潋紫、辛夷坞、郭敬明、顾漫再到南派三叔,仿佛原著粉要求的原滋原味只有作者改编才能达到。有改编出叫好又叫座的作品,也有不少作者失手,砸了自己的文学招牌。

然而,市场对热门IP的宠爱直接导致了作品同质化现象日趋严重。比如今夏扎堆的各路仙侠中,《幻城》就与同类型作品《九州天空城》严重“撞衫”,因后者制作预算不如前者,竟被调侃为“低配版幻城”。据统计,2016年开年至今已有超过110部网络小说售出影视改编版权,而《幻城》、《青云志》、《老九门》还只是超级IP大潮的冰山一角,只怕观众要坐看更多“撞剧”扑面而来了。

南派三叔对网络剧《盗墓笔记》剧情改编不满,认为编剧没有展示小说的精华,自己在新作《老九门》担任编剧。结果,《老九门》的口碑、改编效果并没有比《盗墓笔记》好太多。在业内人士看来,小说创作与剧本创作是两种不同的工作。不是小说写得好,就能够成为一个出色的编剧。

高颜值 高配置

作者成为电视剧编剧,在专业性上有所打折,同时也会影响电视剧的观看效果。《老九门》为二月红下矿铺垫太多,同时也没有处理好日本人、九门、军队这几条线索交叉,剧情显得拖沓无力。如果这样的剧情安排放在小说里,无可厚非,但是放在电视剧中,就让观众失去了思考的乐趣。《老九门》铺垫很多,然后突然解开埋下的伏笔,没有给观众留下思考、讨论的空间。
《权利的游戏》编剧并不是原著作者,是戴维贝尼奥夫和DB威斯,两个人的改编也获得马丁的认可。电视剧剧情中的过去、现在、未来都是相互联系的,形成一个整体。每一时刻发生的事情,都蕴含了未来事态的走向。有时候剧集开端的一段话,观众要到全季结束后才恍然大悟。这样,看剧的乐趣倍增。这是剧情与观众思考相互互动的体现,也是考验编剧专业性的一方面。
反观中国,很多作家编剧并没有这样的专业性,《杉杉来了》、《微微一笑很倾城》、《致青春》、《小时代》等影视剧,口碑远低于原著小说。

高颜值的偶像明星成了超级IP剧的制作标配。不管是身陷囹圄还是穷困潦倒,剧中人物的脸永远自带柔光、磨皮美白。《幻城》中的冯绍峰和马天宇、《老九门》中的陈伟霆和张艺兴、《青云志》中的TFBOYS和李易峰等等,这些演员几乎都贴有“当红小生”或“当家花旦”的标签,毫不夸张地说,如今的暑期档就是一个看脸的世界。然而细数这三部剧的演员阵容尤其是主角构成,具备演技经验的演员屈指可数,非演员出身的歌星模特却大行其道,这直接导致角色塑造走形变味,甚至与原作形象天差地别。《老九门》里柔中带刚的二月红直接变成了软柿子,张大佛爷只会装酷;《幻城》里卡索智商忽高忽低,孤傲清高的樱空释实属矫情;《青云志》里相貌平平的张小凡变得一表人才,自视甚高的陆雪琪宛如邻家小妹。当然,制作方对此早是心知肚明,《老九门》制片人白一骢对小鲜肉演技稚拙的回应是“年轻演员还需要成长”,在明知主角不是专业演员、演技拙劣还做此选择的事实面前,这个解释颇显苍白。优秀演员容易变成明星,明星却未必都是好演员。但粉丝经济下,偶像死忠粉们的消费观念就是看脸下饭,狂热放话“我就是为×××才看的”,这样的市场环境促使制作方有恃无恐、越陷越深。

跟风严重,内容同质化

俗套恋爱 俗套剧情

《老九门》、《青云志诛仙》、《幻城》、《九州天空城》这些暑期档掀起收视争夺的电视剧,剧情内容都是围绕探险、打怪升级,加上一些特效,除了服装、年代不同,很难有本质的区别。这些电视剧,在跟上潮流的时候,没有突破内容的局限性。

如果说偶像演技不过关还能勉强忍受,那么对这三个超级IP的剧情改编就要让原著党大哭眼瞎了。《老九门》原著以盗墓世家悬念迭起、紧张刺激的冒险故事为读者所爱,而电视剧中直接把盗墓换成了探查疑似日军实验室的矿洞,这样处理或许出于网剧《盗墓笔记》因题材敏感被迫下线的前车之鉴,可探险和恋爱比例失衡的硬伤真是防不胜防。二月红夫妻的生离死别、陈皮阿四对师母的苦苦暗恋、张启山和尹新月的打情骂俏……这些略显俗套的剧情主线让人期待彻底落空。《青云志》的原作《诛仙》以一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为主旨,以张小凡与碧瑶的爱情悲剧、陆雪琪对张小凡的默默坚守感动读者。可观众还没来得及为剧中的原文对白而欣慰,就被一男两女的单纯三角恋打脸,原著悲天悯人的情怀几乎踪影全无。与前两部相比,《幻城》的改编更为荒谬——诸多角色前一秒还为国仇家恨不共戴天,后一秒就集体失忆你侬我侬,故事发展漏洞百出、逻辑可笑,与原著的亲缘大概只是同名同姓,观众如坠云雾。

《老九门》本可以展示盗墓者在民族灾难面前的深情大义,电视剧却大书特书几对年轻人的爱恨情仇;《幻城》原著中最吸引人的是兄弟情深,电视剧版加入了几条虐人心的爱情;《青云志诛仙》的精髓是呆笨的善良人,也能够成为拯救者,剧版也放在主人公的情感线索上。总之,为了赢得少男少女们的喜欢,这些电视剧将内容各异的原著都拍成青春偶像剧。

这三个IP分别具备悬疑、玄幻、魔幻元素,有巨大挖掘潜力和表现张力,却都在“丰富剧情”的大旗下被改造为青春偶像剧,一句话足以概括全剧剧情——他爱她、她爱他、她爱她、他爱他。这种改编意图想必是为迎合青少年的审美趣味,可是,简单粗暴的删改不仅是对IP影视改编初衷的本末倒置,也是对拥有良好市场基础的IP的严重浪费。一个热门IP的形成往往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殊为不易,如果仅被当做万金油随意涂抹,那也不能怪观众爱原著之深、恨电视剧之切了。

重视吸金,弱化演技

怪现象 该怪谁

在剧版《老九门》中,不仅张佛爷、二月红、尹新月是颜值高的角色,连配角都选择颜值高的演员,有人评论该剧的导演就是颜控。这些美貌演员的演技,也是此类电视剧备受质疑的地方。相比于一些有经验的老演员,这些年轻的鲜肉、小花,演技明显稚嫩。

急功近利的选角、对原著的极度不尊重自然招来口诛笔伐。但着实奇怪,一边是观众的集体吐槽和责难,另一边却是并不低迷的收视率和网络点击率。《幻城》网络播放量不到两周已破20亿大关,《青云志》刷新湖南卫视今年周播剧收视率,《老九门》7月播放量更是占据市场三分之一。这一怪现象是IP使用中的歪风邪气、部分观众与制作方的臭味相投以及剩余观众的无奈之举共同造成。

演技生涩的演员纷纷成为剧中的主要角色人物,与角色人设多有不符。从电视剧创作来看,剧中角色的颜值应该与人物的作用、地位、身份、职业、生活背景息息相关,而不是一味地为了迎合观众喜好,全部选用高颜值演员。

“热IP+高颜值+大制作”已被验证为风险最小化的成功模式,对明星和热门IP的过度依赖削弱了对剧情本身的关注打磨,故事模式化过强,立意肤浅,结果观众不买账,反过来又加剧了制作方对明星效应和热门IP的迷信,形成恶性循环。尤其在暑期档这一特殊时间段,包括这三部剧在内的众多作品其实都沦为“粉丝专供”产品,不管表演是否平庸、故事是否精彩,只要偶像出演,粉丝就能热泪盈眶,此等需求下的电视剧制作堕落为找明星吸金的一种纯商业行为。最后被剩下的那批对剧情尚有要求、对脸也并不在意的观众无奈之下也被“情怀”攻势击中软肋,承载了青春回忆的原著纵使不再原汁原味,倒也多了几分吐槽怀旧的苦涩快乐,于是他们选择忍受,一场实景拍摄的戏都能看出“良心”,被动接受的底线之低令人伤感。

在营造剧情的真实性方面,演员的演技比颜值更有作用。在电视剧《权力的游戏》中,为了突出条件艰苦的冰天雪地人们的生存状态,很多颜值好的男演员,都要穿上厚厚的大衣,贴上浓密的假发、胡子,并打造出一种粗糙、脏脏的形象,以显示人物生活的艰难,意志的磨练。观众并没有因为演员不好看,而不喜欢这部电视剧。
所以,在这些人气小说改编时,颜值不应成为人物角色设定的一种标配,而应该考虑小说内容的思想主题,合理分配角色特点,用演技带动观众情绪,以突出小说最动人的情感。
人气小说怎么改编才会好看?
小说改编的热潮持续发酵,暑期档《微微一笑很倾城》、《盗墓笔记》、《致青春2》、《爵迹》、《幻城》、《七月与安生》、《八月未央》等相继出现,可以说小说IP在影视行业的地位非同一般。这些人气小说拥有强大的粉丝基础,在投资者看来,是票房、收视率、网络播放流量的保证。不过粉丝基础强大的人气小说改编剧,从近些年的口碑、票房来看,多数是叫座不较好。在IP浪潮中,人气小说要怎么改编才好看?

两个多月的暑期档即将结束,IP改编电视剧或网剧的热潮仍在持续,但消耗IP、堆砌颜值、烧钱赚钱的模式应该不会太长寿。从影院票房来看,今年7月全国票房约45.15亿元,比去年减少了10亿;从各大卫视收视来看,纵使热门IP云集,也尚未刷新去年《花千骨》、《琅琊榜》等爆款的纪录。回想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西游记》、九十年代的《新白娘子传奇》等“暑期霸屏客”,即使特效落后、服化道简陋,也无超级IP、偶像明星等标签,经典佳作仍能历久弥新打动人心,因为剧中并非一味向青少年倾销感官刺激,而是传播爱与信仰、明示黑白是非。

专业编剧不可或缺

去年阿里影业称不会再用专业的编剧,一时间引起业界讨论。阿里影业颠覆传统的编剧模式,采用扶植IP模式。不过,从影视剧的发展来看,专业的编剧必不可缺。不管是人气高的小说,还是原创剧情,专业编剧起到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也是十分重要的,关系一部影视剧的存在命运。

美国好莱坞、迪士尼影业公司发展至今,其辉煌的影视成绩,与背后专业的编剧团队密不可分。在美国影视行业,剧本通常由专业的编剧团队完成,很少启用没有编剧经验的作家、明星等。一般在影视剧开拍之前,就需要完成剧本创作,以保证拍摄质量、进度。反观中国,影视行业正处于快速发展的初级阶段,就开始弱化编剧的地位、作用,显然是不理智的。

专业的编剧,对观众、电视剧走向、热点、潮流都有着丰富的经验和敏锐的捕捉能力。在改编人气小说方面,能够将小说与电视剧之间不能调和的矛盾化解,让剧情适合在荧幕上展示。

忠于原著还是大刀阔斧改写?视情况而定。

对于小说改编,有两种立场:一种是要忠于原著,一种是改变原著。无论是忠于原著,还是大刀阔斧的整改,都不能让所有人满意。总的来说,要站在影视作品的立场,是否忠于原著并不重要,做到让小说适合观看。

如果原著小说,情节紧凑、矛盾冲突有张力、角色丰富,适合影视剧剧本要求,那么完全可以直接按照小说创作剧本。如果小说整体效果并不符合影视剧拍摄要求,那么就需要制作者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和才华,根据剧情需要进行适当调整,改编出影视剧需要的剧情。

其实,已经有很多影视作品,是原著的基础上进行创作,大有改动,并取得不错的反响。例如,冯小刚的《天下无贼》、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张艺谋的《大红灯笼高高挂》等,脱胎于原著,并没有按照原著情节安排拍摄,而是加入了很多电影叙事的技巧,拍出了自己的风格。

当然也有一些经典作品并不适合大幅度改编,例如《水浒传》、《红楼梦》、《三国演义》金庸小说、古龙小说等。因此,在改编的具体操作中,要视情况而定,最关键是要达到拍摄出作品中最动人的情感、最有价值的观点,获得观众的认可,而不是拘泥于变与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