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自个儿长大中年人的儿女握别,小孙女也快要跟本身送别

 www.2015.com文学天地     |      2019-11-23

电视剧《小别离》剧照

图片 1

《小别离》于我而言是最原始的表达,剧中出现了一些所谓的敏感话题,比如青春期孩子的教育问题。当观众感受到我们创作的真诚态度时,可能就不会觉得这些话题是敏感的了。我在前年担任制片人做了一部电视剧《嘿,老头》 。那时的感受就是为自己,为我的未来,为未来的告别做准备。看到《嘿,老头》的剧本时,我很激动,我激动的原因非常简单,因为我突然想到了自己要怎么去面对我的父亲。

电视剧《小别离》正在北京卫视播出 黄磊海清师徒变“夫妻”

这两年电视综艺节目特别火,我也上了《极限挑战》 《爸爸去哪儿》等节目,因此,这两年特别忙,忙到没有时间回家。我上次看到父亲还是在舞台上,他已经80岁了,退休20年依然登台,在话剧《北京法源寺》里演一个角色。我从来没有觉得我父亲演戏演得比我好,可就在那一天,他站在舞台上谢幕的时候,像是在跟人生告别一样。他在那儿轻轻地一鞠躬,我心里特别难受。

黄磊:我信仰家庭,信仰爱

我现在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多多已经十岁了,跟我一块上过《爸爸去哪儿》 。作为两个女儿的父亲,我在听到“小别离”三个字的时候,就有些感兴趣,听完大纲之后,我立刻决定做这个戏。原因特别简单,故事讲的是孩子出国留学的事,让我感受更强烈的是“告别” 。40多岁的我,面对80岁的父亲和两个女儿时,我突然有一种意识,我的父亲快要跟我告别了,随着女儿的逐渐成长,再过几年,大女儿也快要跟我告别,自己独立生活了,而我自己跟以前记忆中长发飘飘的我,也正式告别了。

由黄磊和海清主演的电视剧《小别离》正在北京卫视播出。《小别离》直面中学生留学热,讲述了三个不同家庭孩子的成长故事,同时聚焦亲子、教育、民生等社会热门话题。

我在创作的时候,并没有特别去想,到底哪个更主流,哪个更贴合观众的想法,我思考最多的是跟当下现实的生活有没有关联。我做《小别离》也好, 《嘿,老头》也好,就是自己带着剧中角色的问题去思考。今年夏天和去年夏天,我开始参加几个最好的朋友举行的“小别离”聚会,这家的孩子要去美国留学了,那家的孩子要去英国留学了。大家都是挥泪而别,这几个家长的孩子也都是女孩儿,这几位父亲平常看着特正常,在聚会的一瞬间突然崩溃了,感觉比嫁女儿的还崩溃,因为孩子太小了,才14岁。看到这个过程,我回来跟我老婆讲,坚决不把多多中学时就送出去。

黄磊说,他的下一部戏已在筹备中,名叫《小欢喜》,故事讲的是子女考上大学长大成人,夫妻完成抚养使命回归二人世界。

其实,家长为什么要把孩子送出去?一定是有原因的,我们在《小别离》这个剧里也试图用一个横截面去展示,让大家看到了三个代表家庭。在这三个家庭里面确实看到了非常发人深思的问题,即这些家长对成长的不理解,自己也没长大,还有一个就是尊严的缺失感特别强,把所有的东西或者是成就感全部附加在十四五岁的孩子身上,让孩子完成他们觉得没完成的心愿。在六七年前,多多四岁的时候我们去美国旅游,路经一个小镇,靠近旧金山,那边有一个学校特别好,朋友介绍说你们去参观参观那个学校。我们就走进那个学校,我坐在那里,突然有一种想上中学的冲动。我想,我们的家长想把孩子送出去可能也是因为国内的中学给不了孩子这种冲动。

黄磊在《小别离》中不仅是主演还是出品人、策划人——面对即将“小别离”的女儿多多,他把很多心里话放在了剧中。谈及什么是“小别离”?黄磊说,在他看来人生有三重离别:跟自己的青春告别,跟自己长大成人的子女告别,以及最终与这个世界告别。至于为何绕着所谓大IP热走、专心现实家庭题材,刚刚还一直妙语连珠、“神算子”附体的黄磊忽而正色,“我信仰家庭,信仰爱。”

在《小别离》的整个创作过程中,从故事开始,到每一个细节的搭建,我是亲历其中。这些年我和汪俊导演一起搭档拍的《我爱男闺蜜》 《小别离》等电视剧,对当下人的生活、社会话题、城市人生存的现状,都有极强的观照。我们想借《小别离》这样的故事,去讲我们在内心中感受到的东西。我们在十五六岁的时候也会喜欢上同桌的你,我们回头看自己的人生会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我们的15岁仿佛就在昨天,但是对我们来讲30年也就那么一瞬间,我也从来没有后悔我在那个时候,喜欢过我们班的女孩。可是当我们变成了父母,就能说出这种话: “你要敢早恋就打断你的腿。 ”不知道是谁给我们这样的思考和表达,谁教我们做了这样的选择,我对这事儿特别不理解。所以有人问我当多多进入青春期的时候,你会怎么办?我说我只会做一件事情,我只会站在她的旁边,不会站在她的对面。

为剧之道

我们其实还是想通过《小别离》把问题提出来,而且最后也给了一个相对阳光和快乐的选择,在剧本最后,我补了一句“人生处处小别离,有爱永远不分离” 。通过这个戏传递一种信仰,就是爱与家庭。我觉得爱和家庭是最基础的一个信仰,我们说要爱谁都先要爱自己的父母,不管说不离弃谁,我们首先不离弃家庭。我觉得那是我自己有感而发,所以整个的创作过程,我其实在为自己做准备,我要去学会用更好的方式去释放自己,去了解我自己,更好地和我自己相处。所以我在整个《小别离》创作结束之后,最强的感受就是杨绛先生在她一百岁生日的时候写下的感言:世界是属于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我越来越相信,通过作品贴近自我,然后从自我的这个方向去对这个社会、对这个时代有感受、有提问、有信任。

父母对子女的爱是为了分离

“别离”是人人都有的哀愁,加了“小”字又有了耐人寻味的意境,人到中年的黄磊已体会到人生处处“小别离”。透过《小别离》,他最想传达给观众的是:每个人在某一个阶段的时候都会遭遇到这样的告别,但是我们还是要接受它,而且要用一种友爱的方式接受。“所有的荒唐的事情,虚张声势的事情,恐惧的事情,都是因为离自己比较远,如果人贴得近一点,能看到自我、感受自我,这种事可能就会发生的少一点。”

该剧在北京卫视开播后一击即中,前十集最动人的一幕是黄磊扮演的父亲,之前一直都在极力平和地调和各种关系,最后还是崩溃落泪,“我觉得以前的日子每一天都是一样的,怎么到了青春期突然都变了?”黄磊对那场戏至今“心有余悸”:“那段词我真的是从心里说出来的”,他说,前几天参加一个朋友的孩子留学前告别会,那几个孩子叫他小爸爸,从小都是跟多多一块长大的,从小最听的就是他这个小爸爸的话,所以现场让黄磊说几句话,他就跟大家说了自己在《小别离》剧本里提出的一句话,“世上所有的爱就是为了团聚,只有父母对子女的爱是为了分离”。黄磊感慨万千地说,既然儿女的分别不可避免,那一天来临,你能带着什么?“就是带着父母给你的那一份爱,这个爱只有四个字,‘爱护自己’!你对父母最好的回报就是别祸害自己。”

为师之道

一度怀疑海清有“精神病”

表演方面,大家都知道海清是黄磊当年在北京电影学院任教的得意门生,但这是二人第一次师生关系变“夫妻关系”,需要突破的“心理障碍”不可避免。黄磊乐呵呵地说,自己还好,海清有点别扭,偶尔会跳戏。“她小的时候还挺怕我的,有点敬畏。剧里有句台词,好像是剧中我爸爸做了一件事情让她特别生气,我说我爸不是身体不好嘛,然后她就跟了一句‘你爸有病你也有病啊’。说完她看了我一眼说,师傅,我错了。”

虽然毕业很多年,但黄磊和海清等学生一直来往密切,言谈间师傅对学生也是夸赞不停,但得意归得意,“揭短”也毫不嘴软,黄磊说,海清当年在电影学院是业务尖子、班干部,形体、声音各方面条件都很突出,但调皮出格的事也没少干,“有一段时间我都怀疑她是不是得了精神病”:原来,上课的时候海清跟班里一个女孩儿一人头上别一大朵花,坐在黄磊对面直愣愣盯着他看,黄磊忍不住说你们俩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但海清不管不顾就顶着;早晨要出晨功跑步,海清爬墙抄近路,骑着墙头考勤老师看见了,老师来黄磊这儿告状,说你班里面有个女孩骑墙头上。不过,在黄磊眼里,就算日后成名成腕儿了,海清还是那个不修边幅、大大咧咧的学生。

为夫之道

在家做懦夫,出门做强者

《小别离》黄磊扮演的父亲充满了生活智慧,时刻充当着家庭关系的黏合剂、调味料、开心果,生活中的他也是如此,“我在家里一定要当懦夫,出门再做个强者。别在家做个强者,出门做个懦夫。对家人做一个低的姿态,其实是一种修养。其实我们是按谍战剧拍的家庭剧,因为家里确实有好多要斗智斗勇的,比如说既让孩子觉得妈妈没有太严格,妈妈是为她好,又不能觉得生硬,然后对妈妈这边呢,既得让妈妈觉得她教育的对,又不能让她觉得我跟孩子是一头的,我其实是跟妈妈一头的。这个分寸你得拿捏准了。其实日常生活,怎么样让孩子跟父母平衡,真还是挺需要智慧的。”

人到中年,复杂微妙的家庭关系常常成为很多人的头号难题,但在黄磊嘴里却云淡风轻,看得通透。他说,自己的方法就是不要把任何一方当成支点,人要有多个支点,儿女、对方、家庭、父母、朋友、事业、兴趣都是支点。“还有一个最最根本的,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我特别喜欢杨绛先生在百岁的时候说那句话,‘世界属于你自己,与他人毫无关系’,你要坚信自我,你要喜欢你自己,你要靠近你自己,这是你将来面对人生重重别离最重要的。”黄磊说,自己也是到了这个年纪才开始懂得家、父亲、母亲、儿女这些世间最珍贵的礼物,懂得应该怎样去呵护和珍惜他们。

为父之道

女儿叛逆时,要站她旁边而不是对面

《小别离》的核心是小留学生问题,现实中,黄磊坚决反对把孩子在18岁之前送到任何国家,“我举四肢反对”。身为父亲,他的理由是孩子在18岁以后终会离开,而且是彻底离开开始自己的人生,即便她对父母有很深的感情,还是会渐行渐远。所以在女儿们18岁以前,黄磊不要离开她们,要享受在一起这人生中美好的18年。

该剧另一个很重要的话题是青春期早恋,黄磊曾说并不反对早恋,15岁就可以谈恋爱。如果多多恋爱了,他会如何?黄磊说,14、15岁的时候都会青春萌动,这个东西是你反对不了和拦不了的。他认为,所谓叛逆一定有对立面,等到多多叛逆那天,他一定要站在女儿的旁边,而不是站在她的对面,“我跟她是一头的,她叛逆谁啊?!我们俩就商量,说你先别叛逆,你要恋爱,你说我喜欢一个男孩,好啊,这是好事,但是你要去懂得什么是恋爱,你这个年纪可以做的事情和不可以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