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此事件改编成网络大电影《宝宝别哭》,将此事件改编成网络大电影《宝宝别哭》

 www.2015.com文学天地     |      2019-11-23

“无下限”的网络大电影《宝宝别哭》开机现场及主演。

自2014年网络大电影的概念横空出世之后,今年的产量预计将高达1600部。为了爆眼球,网络大电影无所不用其极,蹭IP、山寨风、低俗无下限,俨然成了一个垃圾桶,然而随着政策的收紧,这个垃圾桶还将风光无限吗?  这边厢王宝强离婚事件余波未了,那边厢一部名为《宝宝别哭》的网络大电影已经宣布杀青。8月,王宝强离婚事件在微博上持续发酵,创造了近百亿的阅读量。有人看热闹,有人看钞票,在王宝强离婚事件爆出后,就有影视公司宣布,将此事件改编成网络大电影《宝宝别哭》,并仅用5天就完成了拍摄。此举在引发网络一片骂声的同时,更让网络大电影的七宗罪浮出水面。自2014年网络大电影的概念横空出世之后,今年的产量预计将高达1600部。为了爆眼球,网络大电影无所不用其极,蹭IP、山寨风、低俗无下限,俨然成了一个垃圾桶,然而随着政策的收紧,这个垃圾桶还将风光无限吗?  蹭热度:《宝宝别哭》《潘金莲》刷新三观  这部名为《宝宝别哭》的网络大电影以王宝强、马蓉、宋喆、杨慧四人为主角。从剧本看,故事很污。剧片的主角直接以宝宝、蓉、阿哲命名,而剧情则会围绕三虐宝宝展开:一抢妻、二抢产、三抢子,其中不仅有宝宝捉奸的情节,还有律师进行财产分配乃至亲子鉴定的内容。  消息一经曝光,网友纷纷谴责:这些拍戏的人有底线吗?就这样挣钱吗?太不尊重人了,这是在消费别人的痛苦!这剧组有病啊?!拿别人的伤心事赚钱!坚决抵制这部片,以及参演演员的所有作品和导演、编剧的所有作品!这种垃圾不配在娱乐圈待!  不过其实这只是网络大电影蹭热点的冰山一角。数据统计显示,在冯小刚导演的《我不是潘金莲》上映之前,网络上至少出现了十五部跟潘金莲有关的网络电影,诸如《她不是潘金莲》、《潘金莲是我》和《潘金莲找棍记》等。而当初周星驰的《美人鱼》上映时,网络大电影就有《再见美人鱼》、《美人鱼前传》;《魔兽》上映时就有山寨版本的《重返艾泽拉斯》。深圳网络大电影导演许惠民表示,网络电影热衷于蹭IP当噱头,完全不要求质量,制作水平堪忧。  赶大潮:网络大电影迎来最好的时代  什么是网络大电影?为什么它的尺度可以如此之大?据百度百科定义,网络大电影(简称网大)是指那些时长至少60分钟、只通过视频网站发行、以在线有效点击量直接变现为收入的电影;在现实生活里,网大可以是网吧内一位游戏玩家打发等待时间的消遣,也可以是一位青年导演冲刺院线电影前试手练习的中转站。  2014年开始,网大一发不可收拾,成为了影视圈中提及频次颇高甚至取代网剧的热词。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网大以近乎野蛮生长的方式经历了从无到有,发展成一个新的生态系统。据统计,2014年全国拍摄的网络大电影有437部,过去的2015年里,网络大电影的数量升至622部,而今年网大更是集中爆发,预计将达1600部。  网络视频平台通过付费观看的手段,发展出了自己的生存之道。如今以点播与会员为代表的付费市场正在进入高速成长的轨道。与院线大电影相比,网络大电影的审查宽松,不要事前备案,许多院线大电影无法触碰的题材在网络大电影的平台上都可以轻松实现。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网络大电影遍地是黄金,可以随便捡。  深圳网络电影制作公司微明影视负责人王三宝告诉记者,正是因为竞争激烈,如今蹭热度、玩山寨等下三滥的手段才越来越多。  变风向:大尺度、无节操还能玩多久?  说起网络电影蹭热度,不得不提到它的鼻祖美国一家奇葩的电影公司The Asylum。这家公司专注山寨影片已有将近十年,他们的作品大多取材于主流影业公司的大制作,从片名到海报都能做到神同步,比如别人正在拍《环太平洋》,他的《环大西洋》就早已遍及网络。该公司大多山寨电影在原作上映前就已完成制作,并能抢先发行。  后来者居上。如今国内的网络大电影也是使尽了浑身解数。除了《宝宝别哭》、《她不是潘金莲》、《潘金莲是我》、《潘金莲找棍记》等,早前还有模仿陈凯歌《道士下山》的《道士出山》,山寨《烈日灼心》的《烈日读心》等等。令人惊讶的是,去年播出的网络大电影《道士出山》以28万元的制作成本斩获了2400万的票房,此举也进一步坚定了网络大电影的投资者和制作人们继续蹭热点、玩山寨的决心。  除了蹭热点、玩山寨饱受诟病,从题材上看,由于监管缺失,如今网络大电影的内容已经陷入题材方面的死循环,越低俗的题材看似越容易吸引受众。深圳网络大电影导演许惠民告诉记者,由于网络大电影目前还没有严格的审查标准,因此很多传统电影不敢拍的题材就会在网络大电影中实现,比如恐怖惊悚、丧尸题材、赌片、打情色擦边球等。  生于草莽,准入门槛低,加之短期快速的投资收益,网络大电影备受资本青睐,这直接导致了作品泥沙俱下。网络电影观察者黄静怡认为,现阶段网络大电影已存在市场泡沫,但这些粗制滥造作品的频繁出现也在不断推动市场进入洗牌期,一方面国家对于网络管控将不可逆转地严厉起来,政策收紧之时,网络大电影的现有环境将遭遇颠覆;另一方面,观众的审美品位也在不断提高。真正获益的,应当是那些用心做内容的人。

这边厢王宝强离婚事件余波未了,那边厢一部名为《宝宝别哭》的网络大电影已经宣布杀青。8月,王宝强离婚事件在微博上持续发酵,创造了近百亿的阅读量。有人看热闹,有人看钞票,在王宝强离婚事件爆出后,就有影视公司宣布,将此事件改编成网络大电影《宝宝别哭》,并仅用5天就完成了拍摄。此举在引发网络一片骂声的同时,更让网络大电影的“七宗罪”浮出水面。自2014年“网络大电影”的概念横空出世之后,今年的产量预计将高达1600部。为了爆眼球,网络大电影无所不用其极,蹭IP、山寨风、低俗无下限,俨然成了一个“垃圾桶”,然而随着政策的收紧,这个“垃圾桶”还将风光无限吗?

蹭热度:《宝宝别哭》《潘金莲》刷新三观

这部名为《宝宝别哭》的网络大电影以王宝强、马蓉、宋喆、杨慧四人为主角。从剧本看,故事很“污”。剧片的主角直接以“宝宝”、“蓉”、“阿哲”命名,而剧情则会围绕“三虐宝宝”展开:一抢妻、二抢产、三抢子,其中不仅有“宝宝捉奸”的情节,还有律师进行财产分配乃至亲子鉴定的内容。

消息一经曝光,网友纷纷谴责:“这些拍戏的人有底线吗?就这样挣钱吗?”“太不尊重人了,这是在消费别人的痛苦!”“这剧组有病啊?!拿别人的伤心事赚钱!坚决抵制这部片,以及参演演员的所有作品和导演、编剧的所有作品!这种垃圾不配在娱乐圈待!”

不过其实这只是网络大电影蹭热点的冰山一角。数据统计显示,在冯小刚导演的《我不是潘金莲》上映之前,网络上至少出现了十五部跟“潘金莲”有关的网络电影,诸如《她不是潘金莲》、《潘金莲是我》和《潘金莲找棍记》等。而当初周星驰的《美人鱼》上映时,网络大电影就有《再见美人鱼》、《美人鱼前传》;《魔兽》上映时就有山寨版本的《重返艾泽拉斯》。深圳网络大电影导演许惠民表示,网络电影热衷于“蹭IP”当噱头,完全不要求质量,制作水平堪忧。

赶大潮:网络大电影迎来“最好的时代”

什么是网络大电影?为什么它的尺度可以如此之大?据百度百科定义,网络大电影是指那些时长至少60分钟、只通过视频网站发行、以在线有效点击量直接变现为收入的电影;在现实生活里,“网大”可以是网吧内一位游戏玩家打发等待时间的消遣,也可以是一位青年导演冲刺院线电影前试手练习的中转站。

2014年开始,“网大”一发不可收拾,成为了影视圈中提及频次颇高甚至取代网剧的热词。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网大”以近乎野蛮生长的方式经历了从无到有,发展成一个新的生态系统。据统计,2014年全国拍摄的网络大电影有437部,过去的2015年里,网络大电影的数量升至622部,而今年“网大”更是集中爆发,预计将达1600部。

网络视频平台通过付费观看的手段,发展出了自己的生存之道。如今以点播与会员为代表的付费市场正在进入高速成长的轨道。与院线大电影相比,网络大电影的审查宽松,不要事前备案,许多院线大电影无法触碰的题材在网络大电影的平台上都可以轻松实现。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网络大电影遍地是黄金,可以随便捡。

深圳网络电影制作公司微明影视负责人王三宝告诉记者,正是因为竞争激烈,如今蹭热度、玩山寨等下三滥的手段才越来越多。

变风向:大尺度、无节操还能玩多久?

说起网络电影蹭热度,不得不提到它的鼻祖——美国一家奇葩的电影公司The Asylum。这家公司专注山寨影片已有将近十年,他们的作品大多取材于主流影业公司的大制作,从片名到海报都能做到神同步,比如别人正在拍《环太平洋》,他的《环大西洋》就早已遍及网络。该公司大多“山寨电影”在原作上映前就已完成制作,并能抢先发行。

后来者居上。如今国内的网络大电影也是使尽了浑身解数。除了《宝宝别哭》、《她不是潘金莲》、《潘金莲是我》、《潘金莲找棍记》等,早前还有模仿陈凯歌《道士下山》的《道士出山》,山寨《烈日灼心》的《烈日读心》等等。令人惊讶的是,去年播出的网络大电影《道士出山》以28万元的制作成本斩获了2400万的票房,此举也进一步坚定了网络大电影的投资者和制作人们继续蹭热点、玩山寨的决心。

除了蹭热点、玩山寨饱受诟病,从题材上看,由于监管缺失,如今网络大电影的内容已经陷入题材方面的死循环,越低俗的题材看似越容易吸引受众。深圳网络大电影导演许惠民告诉记者,由于网络大电影目前还没有严格的审查标准,因此很多传统电影不敢拍的题材就会在网络大电影中实现,比如恐怖惊悚、丧尸题材、赌片、打情色擦边球等。

生于草莽,准入门槛低,加之短期快速的投资收益,网络大电影备受资本青睐,这直接导致了作品泥沙俱下。网络电影观察者黄静怡认为,现阶段网络大电影已存在市场泡沫,但这些粗制滥造作品的频繁出现也在不断推动市场进入洗牌期,“一方面国家对于网络管控将不可逆转地严厉起来,政策收紧之时,网络大电影的现有环境将遭遇颠覆;另一方面,观众的审美品位也在不断提高。真正获益的,应当是那些用心做内容的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