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卫视也在九月推出了《跨界喜剧王》,《跨界喜剧王》就是将

 www.2015.com文学天地     |      2019-11-23

曾几何时,各大卫视尚在“歌舞升平”的音乐综艺“战场”上厮杀,而东方卫视独辟蹊径,凭借《笑傲江湖》、《欢乐喜剧人》不错的口碑和不俗的收视,为综艺节目的发展打开了新局面。显然,竞争激烈的综艺市场不会让喜剧综艺的清流独存于一家卫视,两档喜剧综艺《喜剧总动员》、《跨界喜剧王》迅速加入竞争,预示着新的战场已经铺展。

在目前周末综艺档的厮杀中,喜剧已经占据了重要的一块阵地。从“喜剧大咖”参与的《欢乐喜剧人》到“尚未走红”的喜剧人来比拼的《笑傲江湖》,喜剧节目越来越成为国人情感宣泄的重要出口。在喜剧明星、喜剧素人轮番亮相后,又一类型的喜剧节目即将席卷荧屏,那就是“影视演员+喜剧明星”联袂表演的跨界模式。在九月份,两档同类型节目将正面对决,一档是北京卫视的《跨界喜剧王》,另一档是浙江卫视的《喜剧总动员》,看来“不会唱歌的演员不是好的喜剧人”又将成为2016年秋季娱乐圈的流行语了。

摆事实

《跨界喜剧王》 延续“跨界”品牌

www.2015.com,喜剧综艺多撞脸

北京卫视今年果断停掉反响平平的《最美和声》,打造了《跨界歌王》,从收视和口碑来看,《跨界歌王》不仅是北京卫视最成功的季播综艺,而且还成功带热了“跨界”的概念。《跨界喜剧王》就是将“跨界”概念延续下去,占据了宣传上的天时地利。节目邀请到小沈阳出任“喜剧召集人”,高晓攀、白凯南、黄小蕾、李菁、杨树林来担当“喜剧经纪人”,还邀请到邓亚萍、费玉清、乐嘉、秦岚、周杰、孙楠、李玉刚等25位“跨界明星”来挑战喜剧,为观众奉上他们的喜剧首秀。

由浙江卫视打造的《喜剧总动员》即将播出,节目中十多位影视明星将跨界和专业喜剧演员实现合作,吴秀波与郭德纲将在节目中带领各队队员——对,就是主持过《欢乐喜剧人》的郭德纲和吴秀波。节目将由影视演员刘涛、李晨、蒋欣、陈赫分别搭档喜剧演员沈腾、岳云鹏、常远、贾玲共同完成竞演作品——对,就是那拨在《欢乐喜剧人》中的常客。从现有的剧照来看,《喜剧总动员》甚至连舞台布置都与《欢乐喜剧人》高度相似。

非喜剧明星名人怎么跨界?是不是让邓亚萍、费玉清等人来演个小品、说段相声?面对这样的疑问,《跨界喜剧王》总导演陈为邦透露:“喜剧不是只有相声和小品,我们希望在这个舞台上展现喜剧的多样性和多元化,比如起源于国外的黑幕喜剧等。邓亚萍曾经获得过18个世界冠军,这是观众对她根深蒂固的印象。我们不可能给她一个小品剧本,让她演一个《超生游击队》,那不是喜剧跨界的意义。她的表演,一定是能看到她本人的,同时又是非常好笑的,会让观众大吃一惊感慨原来喜剧还可以这样演。”

无独有偶,北京卫视也在九月推出了《跨界喜剧王》,接档刚刚完结的《跨界歌王》。延续其“跨界”的主题,《跨界喜剧王》在嘉宾的选择上更为宽泛,除了早已被爆参与首期录制的邓亚萍、费玉清,据媒体报道被邀请到的跨界明星总人数或逾50位。节目采用“五位喜剧经纪人+五位跨界明星”的组合方式进行喜剧竞技。大张伟、薛之谦此类喜剧天赋不俗的“段子手”明星自然不能漏下,TFBOYS,黄晓明、王凯、钟汉良、林志玲等影视红人也是综艺标配,而姚明、傅园慧、张继科、孙杨、林丹等体育界新兴网红,现也加入《跨界喜剧王》超豪华明星套餐。

《喜剧总动员》 欢乐传媒再出手

讲道理

近两年,观众喜闻乐见的《欢乐喜剧人》、《笑傲江湖》等节目都出自东方卫视和欢乐传媒之手,欢乐传媒在喜剧类节目上日益在做大做强。在给喜剧明星、喜剧素人各自提供不同的竞争的平台后,欢乐传媒联手浙江卫视推出“演艺明星跨界喜剧舞台”的创意。“《喜剧总动员》是欢乐传媒把它跟东方卫视合作累积的喜剧资源,移植到了别的平台上,好比灿星公司做完《中国好声音》(现为《中国新歌声》)后,也在其他的平台上做了类似的节目,不过在形式上做了小小的改动和调整。这次《喜剧总动员》也选择‘跨界’的点,想必也是受到《跨界歌王》的影响吧。”乐正传媒CEO彭侃分析说。

同质竞争不科学

其实,跨界的节目在国内并不新鲜,前两年的《舞林大会》、《星跳水立方》,今年的《星球者联盟》、《来吧,冠军》等节目的核心都是跨界,只不过因为《跨界歌王》的热播而强化了“跨界”的概念。彭侃也坦承,“国外在十年前就有了让演员去唱歌这类跨界的真人秀,这两年由BBC和ITV联合打造了让明星学体操、学魔术,学杂技,本身跨界的概念并不新鲜。”因此也很难说谁在模仿谁。

一时间,“喜剧综艺节目迎来春天”的论断呼之欲出,但这样的判断恐怕略显乐观了。尽管两家卫视已各尽所能摆好架势,但无论是雷同《跨界歌王》的《跨界喜剧王》,还是撞脸《欢乐喜剧人》的《喜剧总动员》——《喜剧总动员》制作方之一与《欢乐喜剧人》甚至为同一家——都难掩演员嘉宾过度开发、节目形式高度同质化的缺陷。

在创意相似的前提下,拼的就是明星和内容。《喜剧总动员》邀请到了郭德纲、吴秀波领衔,汇集了岳云鹏、贾玲、李晨、陈赫、蒋欣、常远、刘涛、艾伦等,显然咖位更大、量级更重。不过《跨界喜剧王》制作方也表示,“我们拼的是跨界+内容,不是明星。”北京晨报记者 冯遐

喜剧综艺井喷,但能在坊间流传较广的梗却寥寥无几。宋小宝的一句“雨露均沾”几乎成为所有综艺必备,侧面说明喜剧类节目难现往日辉煌——要知道,10年前春晚小品随便抖出一个梗,几乎可以红半年。

-记者观察

况且,有东方卫视珠玉在前,喜剧类综艺节目想要在荧屏上再度突围,仅靠迅速上马的同质竞争恐怕并不科学。事实上,即便是目前已经有固定收视群体收视稳定的东方卫视,也是经过了一阵摸索才得以有现阶段成果。东方卫视打造的《笑傲江湖》《笑傲帮》《欢乐喜剧人》《金星秀》《80后脱口秀》等形成喜剧节目链,相互加持不断改进的过程中逐渐摸索出相对成熟的套路。而对于东方卫视来说,走到第三季的《笑傲江湖》也面临着审美疲劳的困境。有业内分析表示,此次喜剧综艺热潮和2014年颇为相似,而两年厮杀的结果也只是留下寥寥几档喜剧综艺。所以,现在就期待喜剧综艺的春天,似乎还是早了些。

影视演员玩喜剧绝非偶然

提问题

两档同类型的喜剧类节目《跨界喜剧王》和《喜剧总动员》的“撞车”并不是偶然。第一,是跟棚内综艺节目的回暖有关,截至本月,户外真人秀中只有《极限挑战》和《奔跑吧兄弟》表现抢镜,其他的如《欢乐喜剧人》、《我是歌手》、《跨界歌王》、《中国新歌声》均为棚内综艺。“现在出现这一类的喜剧节目,是这两年户外真人秀的热潮之后,演播室综艺节目又开始回归,包括音乐、游戏、喜剧类节目都有一个回潮。”彭侃告诉记者。第二,是借力《跨界歌王》的成功使得“跨界”概念凸显,制作方开始去有意强调“跨界组合”的概念。第三,相比舞蹈类和体育类的跨界,歌唱类和喜剧类的跨界显然更有群众基础、更大众化。彭侃认为喜剧类型的节目还比较符合国人的欣赏习惯和市场环境,“中国人看节目都是为了宣泄压力,两个台不约而同地选择喜剧类节目也是这种心理依据。”

南方喜剧不过江?

对于能否再出一档像《欢乐喜剧人》、《跨界歌王》那样的现象级节目,彭侃就表示是可遇不可求,“现象级都要靠天时地利人和、市场环境、配置明星的资源,像《跨界歌王》之所以表现还不错,跟它整合到的明星资源有很大关系。”不过能够邀请到大明星绝不意味着和节目品质画等号,“不光要请来明星,还要有足够的配合度才行。因为毕竟是跨界嘛,明星是否会花时间去练习就很重要,而国内的大明星在档期上又不允许,时间有限,他们不太可能好好练习,导致最后的呈现结果都很一般。”

此外,喜剧综艺在模式上离成熟的标准还有不小的距离。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是,大部分收视率不错的节目集中在江浙沪包邮区,但综艺喜剧节目本身的演员、风格、表达形式和笑料包袱大都来自北方。无论是《笑傲江湖》,还是《欢乐喜剧人》,“重北轻南”的地域不平衡问题始终未能得到合理解决。相比于北方喜剧表演人才大批涌现,南方喜剧人即便已非素人演员也频频遇冷。以《欢乐喜剧人》为例,第一季中的吴君如早早淘汰出局,第二季请来了业界大咖,香港“喜剧之王”詹瑞文,依然未能打破南方喜剧难热的魔咒。

冯遐

当时许多媒体评论说,南方喜剧的落败并非由于喜剧资源匮乏,而是因为南方喜剧从内容到形式,都有别于内地观众熟悉的相声小品。比如粤港文化中较有代表性的“栋笃笑”,同样是一个人在台上表演的语言类喜剧节目,但整个节目以粤语方言展现,这样的表演空间、方言障碍无疑是喜剧综艺热潮“跨不过长江”的原因之一。

与栋笃笑命运相似的还有前两年在沪语方言区颇受欢迎的,以周立波为代表的“海派清口”节目,此类建立在方言基础上的笑点包袱大都无法走出地域限制。还有一个无法逾越的鸿沟是表演时间,无论是海派清口还是栋笃笑都无法在短时间内展现其语言魅力。

立三观

拒绝复制才长久

港式喜剧也好,海派清口也罢,在节目上呈现的效果不尽如人意、“不好笑”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实。然而承认“不好笑”就那么困难吗?又不是头回见识港式喜剧了,一会儿说是文化差异,一会儿说文化层次高的人才懂他的作品。要真的想开脱,其他点都没用,“接受任务时间太短,没有足够的时间好好打磨一个像样的剧本”算是比较靠谱的解释。回到《欢乐喜剧人》本身,两季看下来,我认为港台两地团队纷纷落败的主要原因并不在于“太自己”而恰恰在于“没自己”!一方面有自以为是迎合北味的痕迹,另一方面又不是真的了解北味,加上急于获得肯定,得失心重,一不小心就用力过猛。

正如《欢乐喜剧人》总制片人辛唯嘉说的,“一档喜剧综艺、一个喜剧明星之所以能成功,最根本的还在于编剧和创作,这和真人秀的原理是一样的:好编剧是核心竞争力。节目想要好看必须坚持原创,拒绝复制套路,这样节目才能长久。”而今天的综艺喜剧热潮之下,在各类综艺资本竞相追逐明星,扎堆涌入热点,渴求迅速变现的同时,明星撞脸、节目雷同、创意匮乏、笑点粗糙等一系列问题还有待电视人们共同思考。

□纪如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