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面对孩子中考的升学压力,孩子成绩最好的平民家庭

 www.2015.com文学天地     |      2019-11-23

《小别离》剧照

图片 1

正在北京卫视、东方卫视热播的都市家庭情感剧《小别离》,将小留学生的话题炒热后,开始面临一个看似无解的问题。代表着三个阶层的三户家庭,在孩子是否出国留学的问题上所展现出的不同价值观和现实处境,引发了观众争议。

最近,热播剧《小别离》受到追捧,直击“留学低龄化”这个教育话题。剧中的家庭让没满18岁的孩子早早出国,现实中,出国留学也正呈现低龄化趋势。父母看不见孩子无比思念,孩子早早离开父母怀抱面临未知,这样的“低龄留学热”究竟戳痛了谁?

观众

事件:《小别离》直击现实痛点 留学低龄化在中国呈现普遍趋势

寒门难出贵子?很伤感

除了《小别离》,还记得之前的《虎妈猫爸》也一度引发社会思考,两部剧的热播印证了教育是亘古不变的话题。有人说,《小别离》直击现实痛点,面对升学压力,一个个“小留学生”让人反思。

《小别离》讲述了居住在同一小区的三个家庭:由黄磊、海清饰演的医生和白领夫妇,由导演汪俊自演的富豪家庭,再加上朱媛媛参演的普通市民家庭。三个家庭共同面对着自家孩子中考的压力,不约而同地考虑将孩子送到国外读书。所谓“小别离”,其实正是概括了这些未来的小留学生们告别父母、远走他乡的生活。

在第一集中,关于女儿朵朵的教育,海清饰演的妈妈童文洁向黄磊饰演的爸爸方圆说出了自己的教育理念:“你今天进不了前100,你就进不了重点高中,你进不了重点高中,你就进不了重点大学,进不了重点大学,你等于这辈子都完了。”听着是不是很耳熟,你是否也被父母这样“唠叨”过?

剧情推进,三个家庭截然不同的教育方式开始引起不少观众的关注。黄磊家所代表的城市中产,选择以沟通和理解的方式与女儿朵朵商讨是否出国;富人家庭面对不成器的儿子,一心想靠金钱实现出国梦;而父母分别为社区医生和出租车司机的平民家庭,尽管女儿成绩优异,出国接受优质教育根本不用担忧录取问题,却被巨额学费难倒,甚至开始动起了卖房和过继女儿的念头。“这就是我们生活面对的现实,同是出国,中产及富人阶层根本不用考虑钱的问题,孩子成绩最好的平民家庭,却要面临砸锅卖铁的窘境。”有观众看剧至此不由发出感慨。

而面对孩子中考的升学压力,剧中的三个家庭不约而同将目光瞄向了高中出国留学。现实情况如何呢?根据外联出国联合界面发布《2016中国学生国际流动性趋势报告》显示,2016上半年海外留学数据持续大幅上升。而根据中国教育部统计,2015年中国有52.3万出国留学人员,比十年前增长了290%。

更有甚者,设计了现实中可能发生的大结局,“最后三个小孩分别出国,归国后富人的儿子接班成为公司老总,医生家的女儿按照特长成为小说家,成绩最好的平民家女儿镀金归来后,进了富人的公司当高级白领。”有评论者认为,该剧所映照的现实过于残酷,但也正是当下中国的实际情况,“在当代中国这个工业化已完成、阶层慢慢形成的社会,‘贵子’的养成,很难再出现‘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一蹴而就,一定是靠一代代的积累。”

报告显示,中国留学低龄化成为一个很普遍的趋势,原本留学是以本科和研究生为主,但是目前高中生却逐渐成为主流。超过30%的高净值人士认为应该在高中阶段送孩子出国读书;大学阶段排在了第二位,占比23.14%;初中阶段以13.76%的比例排名第三;值得注意的是,小学阶段的比例升值超过了研究生。

导演

而中国也是全球低龄留学生的主要生源国,以美、英、加、澳四个主要留学国为例,除英国外,中国的低龄留学生数量在众多国家中均处于第一位。

提出问题没解答,很尴尬

思考:留学低龄化利弊如何?家长有理由孩子有“乡愁”

《小别离》中,海清饰演的母亲反复强调这样一个逻辑关系:“你今天要是进不了前一百,你就进不了重点高中;你进不了重点高中,就进不了重点大学;进不了重点大学,你这辈子等于是完了。”对于大多数观众来说,这是再熟悉不过的学生时代日常了。但在剧评人“毒sir”看来,这其实导向着一种功利的价值观,“三家纠结的出国留学,并不是留学本身,留学已经虚化成一把尺子,成为一道划分阶层的门槛。”他进一步指出,《小别离》和之前的《欢乐颂》很像,优点是现实,缺点则是太现实,“寒门再难出贵子”固然残酷,“但贵子,就是人生的全部吗?”

《小别离》剧中三个不同家庭代表了三种不同阶层:富人阶层、中产阶层和工薪阶层。不能说三个案例就囊括了中国家庭的不同类型,但至少折射出现实中不少父母和孩子的想法。

导演汪俊对此也颇多无奈。据他介绍,故事所依赖的背景,恰恰就是当今中国“无论是中产还是草根家庭,都在送孩子去国外留学”的现实状况。美国国际教育协会2014年发布的《美国国际中学留学生》报告显示,2013年全美共有7.3万余名中学留学生。在这些“小老外”中,中国留学生人数最多,占比超三成,达2.3万余名。“剧中三个家庭确实代表了中国现在的三个社会阶层,我们不承认也没办法,就是客观存在。”他表示,除了对阶层的展现,剧中还尝试着对各类问题进行反思和讨论,“我们对升学、学区房、应试教育等话题都有思索,也都提出了一些我们的看法。”

朵朵,中等生,妈妈童文洁是化妆品公司市场经理,爸爸方圆是眼科医生,都是典型的中产精英。一方面致力于该给孩子更好的教育环境,另一方面又不忍家庭分离。

“但我提出这些现实问题后,观众看了也知道解决不了。就会有人问,解决不了还提出来干吗?蛮尴尬的。”汪俊直言,这恰恰就是国产现实剧的命门所在,“真正切入社会痛点的内容不好写,而存在的问题,电视剧也根本解决不了。”他透露,自己一开始并不愿意接这部戏,因为家长们考虑留学出路的原因无法深究,稍不留神就会触雷。

小宇,虽然是个“学渣”,但也是富二代,需要去国外“镀金”回来接班。

业内

琴琴,优等生,父母分别是出租车司机和社区医院医生,属于小康之家。父母为了解决留学费用问题,甚至不惜将女儿过继给在美国的姐姐。

现实剧数量下降!很失望

从剧情回到现实,记者也采访了一个有孩子出国留学的家庭。吴先生是两江新区某外企的高管,女儿在英国读高中,在他看来,国外留学一方面可以“镀金”,一方面也是真正欣赏国外的教育资源,“我读大学时曾作为交换生到英国留学一段时间,深深体会到了开眼界的感觉,很喜欢那里的学习氛围,想早点把女儿送出去感受一下。只要适应了国外的教育环境,相信对她成长会更很有帮助。”

汪俊先后拍过《夫妻那些事》《我爱男闺蜜》等现实剧,聚焦丁克夫妻、中年危机等话题,《小别离》也许是他在现实题材上的“最后一击”,“问题解决不了,拍现实戏干吗?让人堵得慌?” 对于现实剧,他这样表述,“现实主义会有它的春天,这个春天曾经有过,以后还会有,但不是现在。”接下来,他将转拍虚构的古装大剧《如懿传》。

记者随后通过微信采访了小吴,她有着不同想法,“原先觉得出国很新奇,同学也都很羡慕高中就可以出国,但新鲜感一过,各种问题就来了”。西餐看起来精致浪漫,但自己还是非常想吃火锅;虽然大学里也有华人,但每每看到朋友圈中同学的动态,就觉得生活好像缺少了点什么。

影视编剧苏健也认为,现实题材目前遭遇的困境几乎没有出路,“在资本、市场和政策导向等多重作用下,现实剧已不是主流的宠儿。”据他观察,国产剧自《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后,真正意义上的现实题材精品力作屈指可数,“文化精英退场,现有创作者很多确实没有能力对现实发表独到看法,这是行业性的可悲。”

“只有出国的孩子才能够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别离,那种身在异国他乡,父母朋友都不在身旁的孤独感没有人可以体会得到。”小吴说,自己也明白要独立,但好像一直没准备好。

而剧评人纳兰惊梦对此更为乐观一些。她分析,受众市场正由过去的“大妈为主”向更年轻的群体转变,电视台也倾向于更年轻化的题材类型,因此现实剧在市场中的绝对数量确实在下降。不过,这并不意味着现实剧不再具有市场意义和艺术价值。与之相反,更多有实力、有情怀的创作者在捍卫现实剧的阵地,他们对现实的刻画也超越了现有题材的狗血和婆妈,像《欢乐颂》和《小别离》这类剧集,就吸引了社会的关注。因此不必过于担忧现实剧日渐式微,只要创作者有耐心、熬得住,拿出值得称道的作品,就不愁市场不认可。

家长让孩子提前出国留学的理由还有很多,可以为孩子升入国外名校打下基础,可以回避国内升学压力,早送出去早适应,当然也不排除个别跟风攀比的情况。然而在“乡愁”面前,小留学生对这些理由似乎不太领情。

专家:留学低龄化弊大于利 根据孩子的实际情况决定教育

出国留学能为孩子带来什么?父母的考虑是不是都有道理?重庆市教科院副院长王纬虹认为,现在很多有条件的家庭热衷于把很小的孩子送到国外留学,在很大程度上是在跟风,再加上对中国教育的误解,觉得国外的就一定是好的。其实年龄小的孩子在心智上都不是特别成熟,独自在国外也不一定能够达到预想中的效果。而且这时候孩子正处在青春期,生理和心理上也正处于高速发育的阶段,需要家长的疏通和引导,如果父母此时缺席,很难说明白对孩子的成长有什么害处。

“而年龄大一点的孩子无论是心理素质还是知识储备上都比较有优势,在国外能够独立应对各种情况,对自己的人生也能有一个长远的规划,明确自己留学究竟想学到什么。所以我建议家庭应该根据孩子的实际情况决定要不要送孩子出国,毕竟孩子在国外的发展不一定比在国内好。”

在谈到出国留学的优势时,王纬虹提到,“如果孩子已经具备了独立生活的能力,并且有一定的自制力,在国外能够学到很多国内学不到的东西。可以开拓视野,接触到一些最新的思想,而且还能增强独立自主的能力,这对孩子以后的发展都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文:荚天宇/徐立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