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借奇幻类型电影,当下国产片的叙事问题也表现在类型营造层面

 www.2015.com文学天地     |      2019-11-23

2016年上半年特别是第二季度,中国电影的发展增速放缓。这种增速放缓是中国电影自觉的良性调整或是其美学和产业问题积累到了一定程度后的总爆发。对此业界和学界给予了较多的读解和较大的关注。无论如何,当下国产电影的艺术质量确有下行之势,而在诸多下行要素中,叙事的滑坡最为凸显;中国电影近来遭遇的最大美学问题主要也是叙事问题,叙事依然是提升中国电影美学质量的关键。

《西游记女儿国》剧照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自新世纪以来,中国电影其实一直是在与叙事的“搏杀”中发展。新世纪初开启的类型大片策略,助推了中国电影的美学突进,但叙事的孱弱、古装武侠类型的同质化等问题却被业界和理论界一直诟病;而且这种问题在2010年前后使得国产片遭遇了发展危机。至2012年,这种危机开始爆发:当年发生了10余年来第一次国产片票房落后于进口影片票房的状况。同时,在单片票房方面,进口影片也把国产片远远甩在了后面。之后,中国电影进行了提升叙事水准等反同质化的各种美学努力,比如在武侠类型里加入了悬疑类型元素进而形成悬疑动作类型,以悬疑元素来增强叙事性;同时还营造青春类型片和网生代电影等丰富电影类型。经过这些努力之后,中国电影的叙事性得以提升,同质化的问题也得到初步的解决。

《捉妖记2》海报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当下中国电影遭遇的问题,是一直困扰其叙事问题的重现。电影叙事既包括剧情逻辑的构建、情节的结构、人物的塑造等剧情层面的叙事,也包括类型营造、电影语言使用等广义层面的叙事。当下中国电影遭遇的叙事危机,在上述两个方面均有体现。首先是基本叙事层面的问题,如近年来的一些国产片将重点放在大腕明星以及话题性事件的炒作上,对基本的叙事逻辑毫不上心,结果票房惨败,口碑更是一落千丈。如《王朝的女人——杨贵妃》情感戏单薄没有逻辑,且片中乏味的色情元素损伤了全片叙事的合理性。其他一些影片如《封神传奇》中间插入的“寻找光明之剑”的情节完全游离于影片的情节之外,叙事出现严重硬伤;动作类型的《危城》一旦遇到文戏时不但毫无叙事逻辑且节奏缓慢,破坏了整部影片的节奏。其次,某些商业类型片的叙事和创作观念过于陈旧,不能适应当下主流观众的需求。在华语电影日趋融合的当下,这种类型创作观念的陈旧感主要体现在香港和台湾的老导演身上,如香港电影吴宇森推出的两集情感类型片《太平轮》即是如此,该片体现了吴宇森打造史诗片的意图,具有浓重的家国情怀。但影片的叙事依然采用陈旧的套路,且节奏缓慢,缺乏吸引年轻观众的表达手段,导致惨败。还有部分中外合拍片在叙事层面毫无合理性,如《白幽灵传奇之绝命逃亡》《钟馗伏魔:雪妖魔灵》《梦想合伙人》《我的新野蛮女友》等无法将不同国家的文化有机通融,而是将两国故事生硬地堆砌,使得剧情千疮百孔,造成叙事的不伦不类。

在中国电影的类型化美学实践中,奇幻类型在近几年得到了发展,出现了《画皮》系列、《西游》系列、《捉妖记》系列以及《九层妖塔》《不可思异》《寻龙诀》《妖猫传》《阿修罗》等影片。这些影片,虽然在奇观营造、视觉影像创新等方面做出了一定的探索,但是对仍处于起步阶段的国产奇幻题材电影而言,还是面临着诸多创作困境,未来的发展任重道远。

其次,当下国产片的叙事问题也表现在类型营造层面。部分喜剧、奇幻、动作、青春类型片如《煎饼侠》《夏洛特烦恼》《封神传奇》《盗墓笔记》《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等都试图在类型层面进行新的尝试;这些类型片有的票房不错,有的则很惨,这其中的主要原因便是类型营造时所体现的叙事问题的优劣所致。其中《煎饼侠》《夏洛特烦恼》等喜剧类型片在营造喜剧类型时注重叙事,前者故事根基牢靠,故事框架扎实,整个的情节推动符合逻辑,叙事动力较为强劲。《夏洛特的烦恼》也是如此,情节和人物逻辑感较强,而且影片以后现代思维,对现代人的庸俗成功理念进行了解构,具有较深的意味。相比而言,2016年的多部类型影片在进行类型营造时则明显呈现了叙事的孱弱。如《封神传奇》中西混搭的造型不伦不类,而且该片和《盗墓笔记》等其他类型片中混合了科幻、奇幻、情感、动作、喜剧等多种类型,造成了类型的滥用。好莱坞和香港等地成功的类型电影艺术实践,都表明类型使用应当遵守节制性原则。所谓使用节制,即是在一部类型片创作时使用类型元素要有一定的节制,切不可因为类型元素有商业价值而滥用。类型作为重要的商业卖点是毋庸置疑的,但在一部影片中无节制使用类型就会适得其反。中国内地的类型电影中,凡成功者都遵循了这样的节制原则。该节制原则中类型元素一般都被限定在三个以内,也即一部影片中的类型元素不能超过三个,这样最能发挥出类型的美学和商业功用,其中单一的类型片更能彰显类型的魅力。类型滥用,便分不出主体类型,多个类型互相碰撞制约,效果抵消,最终将成为一部闹剧。《封神传奇》等影片违背了类型叙事的这一基本原则,其成败应该给予国产类型片的创作以警示。

奇幻电影的阵地不能丢

当下一些青春片的类型叙事,也存在较多的问题。其一是刻意唯美,缺失真诚叙事。如《夏有乔木 雅望天堂》中虽回避了以往青春片中的“堕胎”、“绝症”等被人诟病的叙事模式,但全片以MV式的唯美方式表现青春情感,将一个个人物的心理略去,最后剩下一些不可思议的行为;而且影片不接触到人物的真实情感,跟观众没有任何情感共鸣和交流;全片只传达情节,不传递情感,处处透出不够真诚的感觉。这也是当下国产青春类型电影所犯的叙事通病。还有像《微微一笑很倾城》这样的青春类型片,在叙事结构上力图突破传统,将穿越性的奇幻类型元素引入,设置了现实世界跟虚拟的游戏世界穿插的结构。但影片剧情整体上平淡无奇,缺失曲折,特别是其剧情一旦离开虚拟游戏世界就降下来了,感觉特别缺少创意,甚至有把幼稚进行放大处理的感觉。其总体上还是体现了叙事孱弱的问题。

奇幻类型电影以其天马行空的美学想象力、绚烂夺目的视觉冲击力和热血传奇的故事内核,一直深受青少年群体的追捧。作为好莱坞的拿手好戏,从《星战》系列、《哈利·波特》系列,到《指环王》系列、漫威超级英雄系列等,凭借奇幻类型电影,好莱坞不仅赚得盆满钵满,同时也借由电影向全世界的青少年影迷们,展示了西方的生活方式,传递出个人英雄主义等价值观念。

固然,中国电影的增速放缓还有着其他错综复杂的原因,对这一问题也有着其他角度的诠释和理解。因为一时的发展放缓就看空中国电影也不符合事实,对高速发展中的中国电影产业而言,增速适当的放缓不是什么坏事,它更能促使国产电影进行质的调整。但当下国产片的确存在美学和产业的危机,特别是面临“全面放开”的当下,不去认真分析存在的主要问题特别是叙事问题,危机便会一直积累,最终强势爆发。另一方面,叙事问题会在中国电影的发展中反复地“卷土重来”,只有不断提升叙事智慧和水平,才能阻止这种颓势,真正提升国产电影乃至整体华语电影的品质。

尽管国产奇幻电影在美学内涵、价值引领和市场表现上与进口大片还有差距,但国产电影也需要高科技、大制作的视听影像奇观,因为我们不能把这块市场拱手让给好莱坞。虽然,国产电影在中小成本体量的作品方面优势十足,但这样的影片远远不能满足在游戏和大片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人。总之,奇幻类型电影同影视消费力旺盛,人生观、价值观还处于塑造阶段的青少年群体密切相关,不论是从市场票房、社会价值引领还是电影发展前景等角度来看,国产奇幻电影都是不可丢弃的重要阵地。

具体到奇幻电影的创作,其内容层面的架构营造及其价值表现,是该类型创作的灵魂所在。故此,奇幻类型都应营造出不同于传统的、常规的独特架构,这类架构除涵盖人类价值观外,还包含神、妖、宇宙空间生物等所有异类生物的思维和价值,是人类和异类生物融为一体的展现。

因此,在创作时需充分在主题表达和影像层面发挥想象,营造出想象中的庞大世界。好莱坞的同类型影片的成功也证明了这一点,像《星球大战》《哈利·波特》《变形金刚》等系列影片中均营造出了不属于常规的二元对立的普通世界。

当下国产奇幻类型电影,都在着力于这种独特世界的营造,如近几年,由周星驰导演的《西游》系列就营造了人妖共处的世界,在影片中人和妖有着共同的思维模式,他们以人的方式相爱,又以妖间的方式相恋,没有壁垒和界限,这些奇幻景象在创作者中营造出的庞大世界中都是可以成立的。

《九层妖塔》更是如此,影片中有鬼、外星人、各类怪兽、外星人和地球人结合的后裔等,影片以此营造一个多元的、庞大的、非二元对立的世界。在《寻龙诀》中,这种庞大世界的营造更是达到了新的境界,该片以彼岸花为中心,营造出了融人、鬼、神界与一体的景象,在彼岸花照耀的庞大世界下,死去的日军和千年的鬼魂可以复活,活人可以走奈何桥,可以和任何超自然的力量进行对话与互动。

总之,这些国产奇幻类型片营造出了一个个充满了奇幻的世界。在这里,一切符合艺术逻辑的想象都可以实现,影片也以此来营造出不同一般的奇幻类型元素。

影像与内容都需要创新

国产奇幻类型影片的另一个突出特点,表现为新的世界之下的视觉影像创新。如何进行视觉影像创新,是奇幻类型影片创作的重要方面,也是实现其复杂价值观表现的主体手段。

但这种视觉影像创新,不仅仅是用高科技营造视听冲击。纯粹的高科技视听冲击启蒙,中国电影在新世纪头十年已经完成。这类视听冲击在中国电影中已经达到同质化非常严重的地步,观众已感到审美疲劳而渐渐遗弃。当下国产奇幻类型片亟须在视听影像上进行再次创新探索,才能摆脱同质化的泥淖,形成自身的美学特色。

这类视觉影像的创新,包括影像元素和影像表达两个方面。第一方面是新的影像元素营造,这种营造没有统一的美学原则,而是根据题材的不同来进行不同创新。比如《捉妖记》中新的影像就是营造出了胡巴为代表的一系列新的妖的形象。这些形象刻意绕开了成精的动物、异化的美女和恐怖狰狞的鬼怪等中国经典鬼怪形象,而主体显现出了萌的特点和复杂的人性。《西游伏妖篇》中则表现出了人妖共处的异化空间影像。无论是蜘蛛精的洞穴、小善家乡的村落,抑或是比丘国的城镇街道和宫殿,都显得阴暗诡异而又斑斓奇幻,这些影像好似许多香港暗黑漫画所独有的武打科幻情节,充满妖气和鬼魅。

视觉影像创新的第二方面的表现是影像新表达。当下国产奇幻类型片形象新表达的重要方面就是真人和异类生物影像的结合。在奇观世界下,异类生物和人都在同一个空间中,大家的生存是平等的,他们之间能够在影像层面达到一种完美结合,这是其影像新表达的关键。

如在《捉妖记》中,影片极力追求将真人形象和动漫形象进行有机融合的新影像表达,真人加电脑合成影像的独特类型、人妖共存与混战的奇幻想象力,以及特效的精细与复杂程度,更使其超越了其他同题材影片。而《九层妖塔》里打怪兽等影像表达尽管有很多缺陷,但影片在真人与异类生物的结合方面还是尽量做到新奇,片中怪兽本身以及怪兽和人的表情也尽可能地进行无缝衔接,极大增强了影像的感染力。

应根植现实关注未来

当下的国产奇幻类型电影创作,虽然取得了一定的美学成就,但还是存在许多问题。其中,仅专注类型营造而不顾叙事逻辑,是最为突出的问题。近年来的诸多奇幻类型片如《天机·富春山居图》《不可思异》《封神传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捉妖记2》《阿修罗》等均存在这样的问题。

如在《捉妖记2》中,缺失剧情主线及推动力问题尤为凸显,使得影片的叙事缺乏戏剧逻辑。片中围绕胡巴设计了多条叙事线,但作为主线的天荫和小岚寻找胡巴的叙事线却很弱,而作为副线的屠四谷这条线又过于丰满,使得影片主角发生了置换,叙事显得不伦不类。再如《阿修罗》影片的前半部分节奏明显拖沓,男主人公如意一直在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缺乏一个主动的、明确的行为动机;而且影片叙事过于直白,让观众觉得这个故事有些幼稚。

对复杂奇观世界这一核心命题营造的缺失,是当下国产奇幻类型片创作中存在的另一问题。部分影片根本不去营造新的奇观,还停留在传统奇观思维的层面。其中科幻题材的《不可思异》最具代表性。这部影片有外星人等异类生物,也有主人公死去的女儿这样的灵异形象。但影片没有晋升到更新奇、更庞大的奇观之上的思想挖掘。在这种创作思维下,影片的情节非常的常规,缺乏想象。

而有些奇幻类型片则走向另一极端,营造的奇观过于庞大,《九层妖塔》《阿修罗》等影片便是如此。这样的营造致使叙事线索不够清晰,人物的动机不明朗,很多时候会有跳跃感。营造庞大的奇幻世界对奇幻电影来说是必须的,但不能复杂。脱离生活逻辑的奇观营造而缺失对未来的科幻想象,是当下国产奇幻类型电影创作的又一个缺失。

目前,该类影片更多是将中国传统文化资源纳入到现代化的表达中,缺乏未来视点。今后的国产奇幻类型片应当更加关注未来的科幻,而不应只是展现过去的奇幻。奇幻电影也有社会责任,只有根植现实,关注未来,站在现实角度思考人类未来发展等问题,才是奇幻电影的出路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