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养者与古曼童之间是否能够真正生发出,贩卖婴尸案

 www.2015.com文学文章     |      2019-11-23

随着《京城81号》引发的国产恐怖片热潮逐渐褪去,一时间该类型后继乏力。多数作品都在笔仙、碟仙、荒村、鬼舍构成的I P矩阵中兜兜转转却寻不见出路,究其根本,这些影片仅仅借用了传统鬼怪故事的“画皮”却不得其神采,基本功不扎实自然花枪也耍不精妙。故而,研习如何正确进行文化借势是当下国产恐怖片的必修课,或许唯有如此才能够激发出其内蕴已久的“洪荒之力” 。

作者:雨农

《古曼》的上映,再次验证了国产恐怖片表达策略与观众接受心理之间的“榫接”错位:在相对密闭又充满窥探感的影院现场,伴随着情节推进,该类型电影理应牵引出观众的心理畏惧感乃至抑制不住的惊声尖叫;但是在《古曼》刻意营造的昏暗的仪式性氛围中,大银幕对面的观众席上传来的,却是反复正确预测剧情走向的观众们报以滑稽故事场面的阵阵嬉笑。曾经凭借小成本制作《午夜出租车》出奇制胜的导演张江南没能实现商业模式的成功“复制” ,影片遭遇票房与口碑“双输” ,首周票房仅为300万元,在豆瓣电影、时光网两家权威评分网站仅得到4.4和3.8的低分值。究其原因, 《古曼》未能克服烙印在国产恐怖片基因中的文化尴尬,恐怖元素、桥段的简单罗列与堆叠难以形成聚变效应,略显粗劣的制作“工艺”糅合并不高明的文化“借势” ,必然会在熟知个中“套路”的受众面前败下阵来。

来源:微信公众号 雨农与一瓢水;)

可以说, 《古曼》带给观众的心理落差,正是源于异域文化之神秘主义传统没能在“不雅视频引发泳队连环杀人事件”的叙事结构内部有效定位到落脚点。直白地说,在这部号称“根据327名古曼童供养者真实事件改编”的“泰式”恐怖片中,远从泰国奉请而来的“古曼童”并不承担实质性的叙事作用。古曼童从文化神秘主义传统的象喻符号降格为引发女主人公视觉幻象的功能性器物,但却在文本叙事层面抛却了“六道轮回”“善恶有报”的宗教唯心意识。 《古曼》将造成主人公/观众内心恐惧情感的诱因绑定在“窥淫”的大众欲望与情感的私人占有之间的冲突上,泳队女学员白灵在不雅视频流传网络后自缢身亡,其男友毫无征兆地变身为兼具反社会人格与“恋尸癖”双重病症的杀人狂魔,继而展开疯狂报复。而此时,远道而来的古曼童已经被导演遗忘在故事的阴暗角落。

2012年5月,在泰国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贩卖婴尸案

在现实生活中,供养古曼童已经形成了一种青年亚文化景观。举例而言,近期一则秦海璐车库“发疯”的视频流传于网络,有消息宣称此乃“小鬼反噬”的典型症状,随后却被澄清不过是一次无实物排练。且不论真相为何,娱乐圈中关于张柏芝、梁洛施等女星上演现实版“鬼故事”的传闻却从未断绝。古曼童在大众消费层级同样属于畅销品, 《古曼》海报中宣称国内有7000万人奉请“金童子”至家中。尽管数字是否准确无法辨别,但是“宝爸”“宝妈”带着古曼童“宝宝”招摇过市的行为却屡见不鲜。个中问题在于,供养者与古曼童之间是否能够真正生发出“移情”效应?“反噬”现象会否是供养者可能遭逢的潜在危情?唯有真正解开这两个困惑,才能达成对该神秘文化符号的祛魅。

诡异的是,报案者称自己听见宾馆房间内有幼婴啼哭,疑心有人虐婴或有拐贩婴儿者。报警之后,警察赶往现场发现有人意图贩售婴尸,却没有一个活婴在场,令人感到蹊跷。

有一种说法认为,古曼童不过是经由泰国佛教文化“转译”的产物,根本而言,这种拘禁/收留婴儿魂灵的做法与中国茅山道术中“养小鬼”一途可谓是同根同宗,不过是佛道二家分别持有的不同表述。如此一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香港电影界同仁摄制的《养鬼》 《原振侠与卫斯理》 《捉鬼合家欢》 《新僵尸先生》等一批牵涉到供养小鬼情节的作品,以及《白血公主》 《婴尸庙》等异域文本,自然可以与《古曼》放入同一题材的样本阵列中进行比对,进而得以对恐怖片在传统鬼神信念体系中探胜求宝的正确“姿势”进行研判。

法师的解释,仅供参考。

《养鬼》与《新僵尸先生》分别描摹了奉养小鬼的两种典型意识:前者将之建构为现代人用以满足物质欲求的功用性器物,同时也是本性乖戾易于“反噬”供养者的“恶魔的艺术” ,与降头、巫蛊同属蛮妖之术并且可以在叙事层面相互替代。后者则把生死轮回、降妖伏魔等议题放置在世俗生活的层面进行讨论,继而立足于日常生活体验来观照万难变更的“天道常理”与现代性之间的对冲。尽管《新僵尸先生》通过道士“追星”等桥段来叙写流行文化对化外之境的侵袭,但是堕胎、流产等人间“罪孽”乃至由此催生的“恶婴”之祸却是现代科学无力抗拒的轮回乱象,唯有求助于熟知传统之魅的道家高人才能祛邪除灾。此外,影片还将“灵婴”们视为恪守世间法度的审判者,这些尚未被俗世灰尘遮蒙双眼的儿童们时刻按照契约规条行事,传统意义上的人情世故则难以行通。

2011年4月泰国惊悚片《婴胎庙》上映。该电影改编自真实案件。2010年11月泰国警方在曼谷报德善寺查获300多具婴胎尸体,后来在19日重返现场搜查时,竟然在停尸间找到1600个以上的发臭婴胎,总计共藏放2002具婴胎尸体,相当骇人。警方指出,这些胎尸最少已经被藏了一年,显然都是非法堕胎的婴儿。警方随后逮捕一名涉嫌违法替人堕胎的女子及两名殡葬业者。

罗守耀执导的《恶胎》延续了《新僵尸先生》视灵魂转生为世间运作基本“法则”的精神脉络,并且进一步剖解了胎死腹中的婴儿可能步入的另一条“灵体”生命轨迹。影片直白地批判了现代社会语境中饮食男女对性爱的无度索求与其对非婚生子的恐慌所形成的人性悖论,也通过搬弄“第三者求上位毒害原配腹中子”的老套桥段对病态现实极尽嘲讽。 《恶胎》以女性生育作为粘连往世与新生的关键性环节,灵婴与恶胎均因在这一生命形态转化过程中受到外力阻滞而没能实现龙门鱼跃,故而这些异于世俗生命的“他者”唯有选择将自身积聚的戾气发泄在施展恶行者身上。更重要的是,惨遭“人工淘汰”的“小鬼”可能仍旧承载着前世记忆,与此同时,他们或许还可以随意调用洞晓万物的“全知视角”以及杀人于无形的妖魅法术。凡此种种,都标示了文化神秘主义的可怖一面,也即传统的“幽灵”对现世恶行的无情惩戒。

在“迷信”的泰国,堕胎后的婴儿不是交由医院统一处理,而是交给寺庙。至于为什么,相信大家一想就明白了。实在困惑的看官请自行观看舒淇主演的电影《见鬼2十月怀胎》,保证看完以后不敢生孩子了。(当然了像雨农这样的丁克主义者毫无感觉)

如果说,香港“小鬼”题材作品中的灵婴与恶胎因其永恒性的生命形态而具备了勾连传统的可能;那么,与茅山驱鬼术同源的泰国古曼童则更多地在现实生活层面产生意义。关于古曼童的来历,泰国古典文化中自有一套说辞,最早有记载见于阿瑜陀耶时期的著名文学作品《坤昌坤平》 ,熟知巫术的将军坤平将未出世便已夭折的儿子的尸体制作成了古曼童,并且依靠其帮助在战场上无往而不利,泰国导演谭力·截禄冠曾在影片《烈血大将军》中复现了相关场面。 《坤昌坤平》限定了古曼童在叙事艺术中扮演的角色,这种局面持续至今并未发生太多变化,但是,当下《白血公主》 《婴尸庙》等泰国恐怖片中,古曼童/小鬼开始越来越多地与青年的菲勒斯崇拜、中产阶级家庭危机等公共议题进行勾连。

别怕别怕,我只放女神的图片,大晚上的咱不用海报吓唬人。

《白血公主》充分还原了格林童话故事的黑暗面目,在复写“恋尸癖”叙事之外,以挥散不去的男性阉割焦虑统摄全片。影片中的男性或者试图借助古曼童强化菲勒斯的主导性力量,或者通过摆弄女性游戏玩偶、奸淫尸体以满足性别支配欲望。总之,影片将青年图谋不轨的根本原因归结于情爱冲动甚至性欲倒错症状。案件缘起看似是荷尔蒙冲动抑或肾上腺素激增导致的临时起意,但细细考量之下,就会发现这种返归并借道文化神秘主义的方式满足的都是一种青年的执迷。现实生活中缺乏力比多宣泄途径的青年,正是通过抓取神秘力量来否定内心的阉割焦虑。但是,游戏玩偶提供给收藏者的仅仅是虚拟情境的代入体验,古曼童背后深蕴的佛家因果报应体系则带给“供养者”关乎人生命运的起伏跌宕。正是在这一层面上,古曼童术法轻易刺破了张狂青年的自我认同“假面” 。

从这些曝光的案件我们不难推测,起码在东亚是存在着一个婴尸地下交易网络的。没有庞大的市场支撑,何来冒着坐牢杀头风险的犯案者们?上述的一幕幕暗流涌动,可见一斑。

《婴尸庙》呈现了一幅更为完整的堕胎者群像图谱,拨开涂蒙在影片表面的各种惊骇元素交织而成的恐怖面纱,赫然显露出中产阶级家庭惊心触目的巨大伤疤。即使不去谈论“出轨”带给核心家庭的沉重锤击,也暂且忽视掉堕胎背后的黑色产业链条,始终难以规避的是,夭亡于冰冷手术器械下的万千婴儿们寻求家庭温暖体验的无声呼喊。由此看来,收容游魂的古曼童虽有其善意所在,但是放归灵婴以利于他们再次投胎、入世,似乎更符合人类之自由精神。

一般而言,盗卖尸体的目的主要有以下几种:

单从符号层面看,古曼童与灵婴不过是勾连阴阳二界的灵魂媒介;若将之放置在叙事结构中,则为文化神秘主义传统增添了警训世人、指涉现实的“规条”效力,如此“内外兼修” ,才不失为文化借势的正确方式。随着《京城81号》引发的国产恐怖片热潮逐渐褪去,一时间该类型后继乏力。多数作品都在笔仙、碟仙、荒村、鬼舍构成的IP矩阵中兜兜转转却寻不见出路,究其根本,这些影片仅仅借用了传统鬼怪故事的“画皮”却不得其神采,基本功不扎实自然花枪也耍不精妙。故而,研习如何正确进行文化借势是当下国产恐怖片的必修课,或许唯有如此才能够激发出其内蕴已久的“洪荒之力” 。

比如说器官交易,一般盗卖的均是新鲜尸体,你们懂的。

比如说近几年“冥婚”在国内部分地区有沉渣泛起之势,偷盗、贩卖女尸的案件屡见报端,一具“品相”完好的女尸据说至少可以卖到十几万元人民币,且有盗尸、贩运、中介等“产业链”隐约浮现。

但雨农仔细想了想,令人尴尬的是,这些丑恶行径却都是为了一个个家庭卑微而可怕的梦想——为黑发人完成一场“阴间”喜事

以下是其中一段节选,字里行间,不寒而栗。

但是买来婴尸,摘器官吧太嫩,办阴婚吧太小,有什么用处呢?

开头咱们提到的诡异盗卖婴尸案的记者会上,,据罪犯台湾籍周姓男子交待他以20万泰铢(约4万人民币)购得这6具贴金箔的婴尸,均是经由法师开光的。准备要带回去台湾贩售。一般一具经过“黑衣阿赞”(可以粗略地理解为“黑魔法师”,戒律约束上比一般僧人少,所修炼的大都是偏邪的法术)“处理”过的婴尸,在台湾可以卖到100万新台币约20万人民币,卧槽真是黑心暴利)。而这并不是该罪犯的第一次买卖。

但是,带到台湾贩售,究竟是想干什么呢?周坦白说是交给台北姓陈的佛牌业者制作成古曼童。

中国传统巫傩文化中有所谓“养小鬼”之说,多是道家术士的“技术”。宽泛地讲,“小鬼”不独指婴灵,香港鬼片中僵尸道长林正英喂西红柿养大的萌萌哒小僵尸,和日本阴阳师的纸片探子,都可以算养小鬼。

(童年来了。真是怀念银幕中的英叔)

(老版野村老师的《阴阳师》太经典)

南洋巫术里的泰巫小鬼更加可怕,属于降头术的分支。这些鬼仔们通常听命于降头师,但降头师必须每日泡一瓶滴有一滴降头师鲜血的牛奶以供养小鬼。这样它们就会环绕在降头师左右,随时援助降头师。若降头师没有妥善供养小鬼,小鬼会反扑,被反噬的降头师轻者神智不清、发狂发癫,重者死于非命。而且“请鬼容易送鬼难”,道行较浅的降头师都不敢轻易养小鬼。

(据提高过姿势水平的香港记者报道,香港Z姓著名女演员就因为养小鬼而走背字好几年,身价一落千丈,大家想想就知道是谁了。)

而养小鬼和养古曼童有着很大的区别,大体上可以说养小鬼更邪性更危险,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反噬。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咱们今天就先来唠唠古曼童

无论小鬼还是古曼童,它们的“来源”大多都是夭折的婴儿,相传幼婴未经过尘世的污染,经由法师作法加持后,灵力也就比一般鬼混强悍得多。

古曼童的供养人在古曼童面前往往自称“爸爸”、“妈妈”,而供养人将自己的古曼童称作“宝宝”。网上常常可以见到这些“爸爸”、“妈妈”骄傲地炫耀自己的“宝宝”顽皮的一面。

比如这个视频里古曼童就把奶瓶里的牛奶“挤”出来,撒得到处都是。

视频里吸管里的饮料的确在升升降降不停地动(你问我视频会不会剪辑过或者动了什么手脚,雨农也只能说我也不知道)。

恕我看视频时没多注意,眼睛动没动我真没注意。但雨农怀疑有人看见视频里古曼童眼镜眨动多半是渣画质“作怪”。

供养古曼童,按照其法门理论,也是帮助该婴灵的过程。在供养期间,它帮“爸爸”“妈妈”带来好运、做些事情以积累阴德,享受来自“爸爸”“妈妈”的关怀和供养。同时,供养人也应为“超度”有功,为自己消解恶业

如果强令古曼童去行凶作恶,“宝宝”不开心了,就会离开供养人回到制作自己的师傅身边。

一般而言,供养人供养古曼童后应该完成“三世”之缘,即本人儿辈孙辈三代人都应当将古曼供养。但是如果中途由于种种原因不能或不想继续供养,就可以找到懂行的师傅进行处理。一般而言,古曼性情较温善,自知和“爸爸”“妈妈”缘分已尽就不再纠缠,安心去投胎或等待下一位有缘人。

而之前提到的鬼仔可能就不这么好“摆脱”了。

可能许多人都和雨农一样有着一个莫名其妙的疑问,古曼童和鬼仔,究竟哪个更厉害?

果然伟大的头脑总是不谋而合,已经有不怕死敢作死的节目《有线怪谈》拍摄过了,请一位主持人“体验”古曼童和小鬼斗法的现场。

摄制组找到许多知名师傅想录制斗法视频,师傅们纷纷以太危险为理由婉拒。终于在泰国边境找到一位愿意接受拍摄的师傅。香港师傅于是摆好古曼童大镇,让主持人怀抱一尊古曼童并在其手掌,额头均画好道家咒符作为主位,另一边的泰国师傅亲自坐阵“指挥”鬼仔。

斗法前香港师傅告诉主持人不要理会泰国师傅的念咒声,只管集中精神闭目想着古曼童即可,但斗法到一半主持人还是分了心。

图中一幕是她突然被无形地推了一把,后退了好远,地上的蜡烛阵也一齐歪掉,差点破了阵。当时看到这里雨农也惊了一下。

主持人受不了,开始大喊:走啊走啊。整个人处于崩溃的边缘。

香港师傅一看形势不对,赶快出手帮了“宝宝们”一把,主持人终于脱险。

究竟这个节目是否包含着表演成分,诸位看官心中自有公论。

就在这个月初,大陆上映了一部由大美女韩雪主演的恐怖片(注意是国产恐怖片哦)《古曼》。

尽管这是一部可以预见口碑的国产电(lan)影(pian),但由于雨农还没开,所以本着严谨负责任的精神不能随便乱喷。

但是,

海报上那句话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

你知道吗?中国有七千万人供养古曼童。

what?what?what?

雨农从小数学不好,高考数学也只有29分。但是计算器还是会用的,我算了一下这个比率。我去,每二十个人里就有一个人供养古曼童啊???

雨农想了想,可能是七大姑八大姨狐朋狗友们都藏着掖着养古曼童不告诉我而且从来没被我发现。所以我坚信这个数据不是剧组一拍屁股瞎编出来的。

但是,

找遍了这部电影的相关报道和采访,也没看见片方对这个数据的来源或者出处给予说明。

好吧,可能只是噱头而已。但雨农知道认真的孩子最美腻。

好了,本期到这里就基本结束啦。

其实南洋神秘文化还有许多许多诡秘可怕的东西,比如胎盘降、尸油、蛇女、印尼山精、93年皇族法师杀人事件、飞头术、摄魂术等等,今后有空咱们做一个系列慢慢唠吧。这篇就且算一个引子。

最后,我想说:

大千世界,总有一些暂时不能被科学解释的现象和事件,信不信全在咱们自己。相信者别随意招惹。像雨农这样的不信者呢,也请用一种平和敬畏的心理去看待,尊重自然,绝不玩火,文明探讨。

这就是雨农对这些所谓“怪力乱神”的态度

欢迎关注: